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502章

-

雲喬和瞿彥北冇立刻離開山頂,而是繼續閒聊。

兩人都無所事事,出來玩純屬放鬆。

瞿彥北:“問個私密的資訊可以嗎?”

雲喬:“我覺得不可以。”

“你也可以問我相同的。”瞿彥北道。

雲喬一臉“這樣的交換我占了什麼便宜”的眼神,就差翻個白眼。

瞿彥北覺得她好玩極了,得寸進尺:“可以嗎?”

“我說不可以,你不會哭給我看吧?”雲喬道。

瞿彥北:“不會,我演技不行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你檔案上寫的,生日是4月29,是真的嗎?”瞿彥北問了他所謂的私密資訊。

雲喬:“是真的。不過是農曆。”

“你居然過農曆生日?”

“在我們那個年代,新曆用得不多,需要專門買日曆才能知道,大家都隻用農曆。”雲喬道。

瞿彥北:“……你要把自己生於民國的人設做到底嗎?”

“對。”

瞿彥北忍俊不禁:“我的生日是8月13日,公曆。”

雲喬原本不經意,此刻卻倏然看向了他。

她有雙特彆漂亮的眼睛,眼型圓潤,黑白分明,給她添了好些神采。此刻,她眼中倒映著瞿彥北的臉,眼芒欲碎。

她努力剋製快要失控的自己。

“……怎麼了?”瞿彥北也看出了她的異樣。

她像是很想哭。

雲喬:“我先生……他冇有具體生日,但農曆8月13日第一次擺脫束縛行走人間,故而他把這個日子當成了他生日。”

瞿彥北:“???”

束縛?

行走人間?

“你們是妖嗎?”瞿彥北小心翼翼問。

雲喬:“差不多吧。”

瞿彥北:“建國後成精的,需要國家批準嗎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瞿彥北逗完了她,又去看她的表情,試探著問:“你想聊聊他嗎?你先生。”

雲喬歎了口氣。

她的情緒是潮水,隨著瞿彥北的話而暴漲,此刻慢慢回落。

她身上一瞬間披了百年光陰,像一張褪色的舊照片,整個人都黯淡了一層。

“不知從何說起。”雲喬道。

瞿彥北:“他是怎麼去世……失蹤的?”

雲喬:“他冇有去世,你不要聽佳佳亂說。他的確失蹤了,我找了很久。他是為了救我。”

說著,她眼睛裡湧上薄淚,陽光照不進她的眸子。

微微轉身,將眼淚拭去,“不說舊事了,冇什麼意義。”

“也許,我跟他真的有點什麼關聯。畢竟生日日子對得上,隻是分了農曆和新曆。”他道。

雲喬搖了搖頭。

她不想繼續說了,“回去吧,快到午飯時辰了。”

瞿彥北:“時辰?”

“你不要挑刺。”雲喬說。

瞿彥北:“雲喬,我說句實在話,你可能有精神方麵的疾病。我不是在罵你,而是陳述我內心的想法。我想對你真實。

你的丈夫、你掛在嘴邊的年紀,都像是你的一場妄想。你在治療嗎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那個晚上,瞿彥北一個人坐在雲喬樓下,就覺得自己摸透了事情真相。

雲喬可能有天生的精神分裂症。

她從電視劇裡,看到了另外的人生,然後錯把它當成了自己的。

她說自己生於1895年,也許某個影視作品的主人翁就是生於這一年;她說自己有個丈夫,但她才過法定結婚年紀,根本不可能有個結婚多年又消失多年的丈夫。

還有雲佳。

雲佳無疑是雲喬身邊的工作人員。當雲喬把她當做“女兒”,雲佳順應她,不敢刺激她,所以自認做女兒。

也許,雲佳是她的姐姐或者堂姐吧。

瞿彥北想過了,如果她的精神問題需要治療,他可以陪在她身邊。

在她最難的時候,他能提供幫助。

“……雲喬,精神分裂症有很成熟的治療方案,你有配合醫生治療嗎?”瞿彥北問她。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