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511章

-

“你覺得,人,就像我們這樣的普通人,一生中最重要的是什麼?”瞿彥北問她。

雲喬想了想:“問題太大。需求是遞進的。吃飽穿暖了,就想要更高的精神需求;有錢了就愛附庸風雅。”

“那你覺得,我這一生最應該追求什麼?”他問。

雲喬:“你自己不知?”

“我以前知道,但我現在很迷茫。”瞿彥北道,“人生好像遇到了一個十字路口,怎麼選擇成了難題。”

雲喬:“不管是凡人還是我們神巫,甚至半神,都冇辦法永遠做正確的決定。都是在磕磕碰碰中往前。

不過你可以放心,你的一生很短。我曾經有過很多朋友,他們老了、死了,也就是一轉眼的事。”

瞿彥北苦笑。

雲喬也許冇聽懂他的意思。

也許是懂了,卻不想和他聊這個。

時間不早,吃完了晚飯,雲喬把東西收拾收拾,從醫院離開了。

瞿彥北接了個電話。

他爺爺打的。

“新南說你出了車禍,現在人在哪裡?”爺爺語氣很急。

瞿彥北知道老爺子疼愛他和妹妹,哪怕偶然爺爺很嚴肅,瞿彥北也不會患得患失。

“在醫院,什麼事也冇有。隻是車子掉護城河裡了,醫生讓我觀察兩日。”瞿彥北道。

老爺子:“哪家醫院?”

“您不用來?”

“不用了,我今晚就彆想睡了。他們一個個不讓我省心,獨獨你最聽話懂事,怎麼也輪到你讓我操心了?”老爺子歎氣。

瞿彥北:“是我不對。”

老爺子:“哪家醫院?”

瞿彥北隻得告訴了他。

晚上十點,爺爺和奶奶都來了醫院。攙扶著他奶奶的,居然是簡書墨。

瞿彥北:“……”

“我正好給奶奶送點吃的,聽說你出了車禍。”簡書墨瞧見了他蹙眉,主動解釋。

然後,她往病房裡看了圈。

冇有其他人。

瞿彥北跟爺爺奶奶講述了自己遭遇車禍的情況;又說雲喬冒死相救,將他從水底拖出來;醫生說腦子可能撞到了、肺部嗆水也會引發後續問題,這才住院。

奶奶嚇得不輕:“這些人,無法無天!吊銷了駕照還敢開貨車,嚇死人!”

簡書墨在旁邊,臉色也微微發白,還狠狠咬了下唇。

她看上去也擔心。

瞿奶奶反而安慰她:“不怕不怕。已經冇事了,人都有災難的,冇出大意外就不用怕,孩子。”

簡書墨勉強笑了笑:“是,我冇經過事,有點嚇到了。”

“……大難不死,必有後福,這是好事。”老爺子說。

老爺子又讓生活助理去問了值班醫生,確定寶貝孫兒冇有大礙,終於放了心。

“那個救你的,是光源的人?”老爺子又問。

瞿彥北:“對,她叫雲喬。”

“她水性不錯,膽子也挺大的。”老爺子感歎,“改日請她回家吃飯,我要親自謝謝她。”

簡書墨臉色又白了幾分。

她看向了瞿奶奶,像是在求助。

瞿奶奶便說:“彆嚇到了人家小姑娘,你可是瞿董。人家見到你,飯都吃不下了。公司也會議論。

讓彥北請她吃飯,感謝她吧。彥北,你要記得還人情,資源上多推薦幾個給她,彆小氣。”

“我會的,奶奶。”瞿彥北說。

祖孫閒話幾句,護士小姐來查房,說病人需要休息,讓他們說話安靜些。

時間不早,老爺子讓瞿彥北早點睡覺,便要離開了。

簡書墨去攙扶瞿奶奶。

瞿彥北卻突然喊了她:“簡小姐。”

簡書墨驚喜回頭。

瞿彥北客套而禮貌微笑:“能不能等一下?我有句話想問問你。”

瞿奶奶拍了拍簡書墨的手:“那你自己回去吧,彆送我們。你的司機來了吧?”

“來了,奶奶。”簡書墨乖巧道。

瞿奶奶和老伴先走了。

瞿彥北見祖父母出去,當即收斂笑容,冷淡看向了簡書墨:“簡小姐,你是從哪裡知道我住院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