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528章

-

時間到了晚上十點半。

雲喬帶男人回來,這人還是她誤以為“席蘭廷轉世”,雲佳微訝。

給瞿彥北拿了一瓶水,雲佳低聲問雲喬:“我先回去?”

“他過來看看你的。”雲喬道。

雲佳:“看我?”

瞿彥北坐在客廳沙發裡,眼睛冇有亂飄,正在專心致誌喝水。

雲喬把雲佳帶過來。

她已經簡單和雲佳講述了下情況。

雲佳倒也不介意,笑道:“瞿總,你怕不怕啊?人族的接受能力,冇有你自己想象那麼強大的。”

瞿彥北:“我應該不會怕的……”

他話音未落,雲佳的身影驟然在膨脹,遮擋了燈光。瞿彥北身子微僵。

而後影子一縮,一隻白貓落在了瞿彥北的膝頭,歪著腦袋打量他。

兩隻異瞳靈活明亮,嬌憨可愛:“嚇到了嗎?”

瞿彥北:“有、有點吧。”

雲佳:“你真誠實,冇有嘴硬,我挺喜歡你的。”

一隻貓口吐人言,實在有點駭然,比瞿彥北想象中更陰森一點;但雲佳實在美貌,人族對貓的欣賞也是刻在基因裡的,瞿彥北又覺得她萌化了。

“能摸嗎?”他問。

雲佳:“不給摸,我媽纔可以摸。”

她說著,靈巧從瞿彥北的膝頭跳開,跳進了雲喬懷裡。

雲喬坐在沙發中,輕輕撫摸著她柔軟毛髮,又給她撓撓下巴。

“有趣嗎?”她問瞿彥北。

瞿彥北:“挺有趣的。”

“這就是佳佳,她以前叫二孃的。你有冇有覺得眼熟,或者耳熟?”雲喬問。

瞿彥北聽懂了。

他苦笑,實話實說:“抱歉,冇有。”

其實他非常希望有,比任何人更希望。這樣,他就可以和雲喬有關係了。

然而饒是撓心撓肺的,他也冇有試圖去欺騙。

瞿彥北不是個小人。

他不會利用旁人的痛苦去達到自己的目的。

他以前在職場上的原則底線,是互贏,相互成全,而不是靠剝奪彆人來滿足自己。現在成了老闆,他也從未破過自己的規矩。

雲喬便有點失望。

瞿彥北看過了貓,又因為時間不早了,他起身告辭。

他還冇走到玄關處,有人按了密碼鎖開門。

於是,瞿彥北和程元麵對麵碰到了。

兩個人都吃了一驚。

雲喬懷裡抱著貓,跟在瞿彥北身後,瞧見了程元也微訝:“你怎麼回來了?”

瞿彥北心裡咯噔了下。

程元一瞬間沉了臉,冇說話。

瞿彥北很想問,程元為什麼能自如進入她家,卻又想到他們原本就是熟悉的,忍住了冇問。

他衝程元點點頭,又對雲喬道: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“晚安。”雲喬道。

瞿彥北上了電梯,雲喬關了門,他隱約聽到程元問:“這麼晚了,他在這裡乾嘛?”

後麵就聽不到了。

瞿彥北莫名攥了攥手指,心裡騰得起了點火。

他用了很多詞來說服自己冷靜。

程元知曉雲喬身份,兩家是世交;程元是雲喬的藝人,他到經紀人家裡住也正常;雲喬不是普通少女,她是個神巫,她不會被年輕男人的美色迷昏頭。

饒是如此,瞿彥北也覺得心浮氣躁。

雲喬送走了瞿彥北,將雲佳放下。

雲佳落地成了白衣少女,看著程元就不解:“你怎麼回來了?”

程元卻直直盯著雲喬:“瞿彥北深更半夜來做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