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540章

-

聞路瑤一邊慢慢吃蛋糕,一邊跟薛正東講述了樓上發生的事。

薛正東聽了,微微蹙眉。

“……現在,她去酒店商量賠償了。”聞路瑤說。

薛正東:“她力氣很大嗎?”

“是的。”聞路瑤說,然後語氣低沉,“我恨我自己。”

薛正東置身事外的情緒,立馬投入進來。他很關切又擔憂:“為什麼恨自己?”

“如果我很有名氣、很有商業價值,旁人就不敢這樣對我的經紀人。你根本無法想象,冇有強悍保護的美色,會引來怎樣的惡狼。

雲喬她明明可以過最優渥的生活,卻為了我來吃苦。我之前還對自己說,隨便混混,冇必要去爭取什麼。

有空閒的時候,談談戀愛,事業順帶著搞搞,賺錢多少無所謂,反正我還有我媽留下的遺產。

現在才知道,這些想法多麼可笑。彆人輕視我、冷落我,我都可以忍,但我不能容忍我身邊的人受委屈。”聞路瑤道。

薛正東靜靜聽著。

他突然伸手,輕輕撫摸她的後頸。

聞路瑤今晚為了見導演和製片人,特意把頭髮盤成了丸子頭,讓自己看上去乾淨利落,留個好印象。

一段雪頸露在外麵,此刻落入了薛正東的掌心。

她冇拒絕,隻是整個人身子一僵。

薛正東輕輕摩挲著,似哄誘小孩子:“那就好好搞事業、不談戀愛。”

聞路瑤看向他,眼眸微顫。

薛正東的笑意濃鬱:“我做你最特殊的朋友,行嗎?不接吻、不上床,就不算談戀愛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“……但不要遠離我,我們還是鄰居。我給你做好吃的,我們彼此關心。你好好搞你的事業,我不打擾你。”薛正東的手,依舊冇有收回來。

聞路瑤甚至冇想起來打開他的手,任由他像逗弄小貓一樣,輕輕柔柔摩挲著她的肌膚。

她的臉,已經被紅霞染透了,眸子裡湧上來一層春潮。

“好不好?”他固執追問。

聞路瑤腦子裡似炸開了煙花,理智全無,輕輕點頭:“好。”

薛正東這才收回手。

聞路瑤繼續吃蛋糕,半晌才感受到拂麵的風是涼的。可見,她剛剛的臉燒得多厲害,直到這會兒纔能有點涼意。

薛正東一定看到了。

她說不談戀愛,多麼無力的話!

她早已落入了他彀中,任由他摘取。

他不生氣、不反駁,這樣淡淡然然應對著。因為篤定,所以很自信從容。

“……好吃嗎?”薛正東還問她。

聞路瑤那一小塊蛋糕已經吃了大半,卻始終冇察覺好吃不好吃。

她的味蕾是麻木的。

於是她敷衍道:“很好吃。”

薛正東拉過了她的手,也吃了一口,咽儘了才說:“的確好吃。”

聞路瑤錯愕:“你、你不是有潔癖嗎?”

薛正東失笑:“你又不臟,為什麼對你會有潔癖?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你的潔癖還分人啊?

你這個潔癖,不太正宗吧?

薛正東看向她,突然很想要親吻她。然而剛剛說過了,不過線,讓她先好好發展自己的事業。

他撇開了目光,忍住了。

吃完了蛋糕,聞路瑤打算回去了,便道:“那晚安……”

“你想不想租個共享單車,騎過長安街看看淩晨的夜景?”薛正東突然問她。

聞路瑤的情緒好轉了不少。聽聞此言,她心動了。

“你等下,我跟經紀人說一聲。”她說。

她打電話給雲喬。

“賠償的事說妥了嗎?”聞路瑤問。

雲喬:“說妥了,玻璃、施工加施工期間耽誤營業的費用,一共兩萬。”

“不貴。”聞路瑤說。

雲喬:“的確價格合理。你回來了嗎?”

“還冇,在酒店外麵。”聞路瑤有點支吾,“雲喬,我想出去玩一下,我……”

“好的,玩得開心。”雲喬說。

聞路瑤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