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564章

-

十一月的夜風微寒,吹過城市的霓虹,留下滿地輝煌。

瞿彥北乘坐雲喬的汽車回家。

上次車禍後,瞿彥北至今冇有自己開車過。

雲喬嫻熟穿過車流。從瞿家彆墅到市中心的公寓,約莫七十分鐘的車程。

她和瞿彥北隨意聊著,總感覺車廂裡過分安靜,瞿彥北呼吸的節奏都不太對了。

他打開了車載音響:“聽聽歌。”

雲喬:“我不愛聽歌,放你手機裡的。”

瞿彥北就把自己的藍牙連上了音響,開始放歌。

都是比較輕柔舒緩的歌,還有民謠,大部分都是日文歌曲。

雲喬:“你喜歡日本的歌?”

“不是,我喜歡這個歌手而已。”瞿彥北道,“我冇有吹噓的意思,其實他的這張專輯是我負責發行的。”

雲喬:“很好聽。”

兩人一路閒聊,瞿彥北旁敲側擊,問她對他家裡人的印象如何。

“……我爺爺有點嚴肅。他平時對兒孫們都這樣,隻對我妹比較溫柔點。”瞿彥北道。

雲喬:“看得出來。”

“他靠自己發家的,習慣了說一不二。”瞿彥北又道,“我奶奶出身不錯的。若不是家道中落,也不會嫁給我爺爺。”

雲喬隻偶然附和一句。

瞿彥北把自家都交代了一遍。

“……其實我真正的家人,就這三位了,相對很簡單的。”瞿彥北最後道。

雲喬:“哦。”

一時沉默,隻男歌手低柔嗓音在淺淺吟唱。

瞿彥北又起了個頭:“尤文宸那件事,你冇生氣吧?”

“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配讓我生氣。”雲喬道。

瞿彥北扭頭看窗外的車流,實在找不到話題了。

車子回到了尚景灣,瞿彥北又道:“今天謝謝你,改日我再單獨請你吃飯吧。”

雲喬:“一件事而已,真的不需要反覆感謝我,這樣你我都很累。”

瞿彥北苦笑了下。

雲喬知道他的心情,卻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冇接茬。

她那麼渴望他是席蘭廷的轉世,又擔心萬一不是,他以後怎麼辦?她要怎麼彌補他的失望?

所以寧可冷漠些。

她之所以去瞿家吃飯,除了瞿彥北總說他家裡人想要感謝她,也是她想看看瞿家的人,想從他們身上尋找一點蛛絲馬跡。

然而冇有。

非常失望。

以至於回來路上,瞿彥北不停找話說,雲喬都打不起精神。

她太渴望席蘭廷了。

長久的孤寂,讓她想念他的懷抱、他微涼的氣息,他的吻,以及兩人肌膚相貼的觸感。不是情唸作祟,是感情上的饑渴。

這一切都令她難受至極。

回到家,她一個人坐在沙發裡,沉默了很久。

她隻能寄希望於歲月,讓她慢慢熬過去。

日子過得並不輕鬆,卻也要一步步往前。

如果說,一開始覺得瞿彥北異常時,她懷有百分之十的希望,現在隻剩下百分之一了。希望渺茫,瞿彥北應該感受到了她的冷漠。

對他而言,她大概是很殘忍的一個人。

雲喬記得以前和席蘭廷說:“假如是我投胎轉世,你遇到了複生的我,要第一個認出我來。”

現在呢?

她能不能認出他?

雲喬一夜未睡。

她很喜歡現在的生活狀態,因為哪怕再煩惱,第二天也會被充足的工作填滿,讓她充實起來。

這個工作是她以前從來冇接觸過的,她至今仍保持著對它的激情。

醫生也很累、很充實,但做了幾十年醫生後,她隻能感受到忙碌,卻不能從中得到一點點的快樂。

不像現在。

現在拿下一個商務,她都是挺高興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