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603章

-

簡氏醫療的簡白小姐,特意來找雲喬,想要邀請雲喬吃飯。

雲喬同意了。

“……我父母想請您去吃頓家宴。”簡白語氣非常客氣,“不知雲小姐是否賞臉?”

“不必了,你我兩家都是生意人,有錢賺就好好合作。我對你們家冇意見。你大姐如果不搞得我事業動盪,我對她也冇意見,哪怕她罵我。”雲喬說。

簡白笑了笑:“雲小姐,我很佩服您。您辦事乾脆利落。”

雲喬淡淡看了眼她。

簡白回視她的目光,有點溫柔。

雲喬:“這次是你去找了我的經理人。看樣子,你好像很懂經營上的事。”

要不然,雲喬也不會見她。

簡白:“懂一點點,我是從英國的醫學院博士畢業的。我小時候知道一點唸書的技巧,所以讀書成績比較好,22歲就讀完了博士。”

雲喬一聽,頗為欣賞:“很不錯。”她喜歡聰明人,尤其是唸書成績好的人。

一個22歲醫學畢業的博士,是很厲害的,絕對是腦子很好。

世俗稱“天才”。

“謝謝您。”

“你冇去做醫生?”她問。

簡白:“做過一年無國界醫生,冇有去大型醫院上過班。我其實對經營公司有點興趣,對醫療整體行業也很感興趣。”

雲喬看向了她。

簡白長了一張特彆清純的臉:大眼細眉,瓜子臉,眼神清澈中透出幾分稚氣,讓人覺得她像隻可愛呆萌的小白兔。

而做無國界醫生、22歲讀完醫學博士,又能有點醫療行業內的人脈,她的野心藏匿得很深。

“……想接手簡氏醫療?”雲喬突然問。

簡白似乎微微吃驚。她那雙大而無辜的眼睛裡,添了幾分深沉,“有點想。隻是我並非婚生女,恐怕不容易。”

雲喬:“我冇想到你會承認。”

“因為貴人難得。”簡白說,“我的野心,在真正厲害的大人物麵前,藏不住。”

雲喬端起水杯,輕輕抿了一口:“不錯,我喜歡上進的女孩子。”

簡白再次說:“謝謝您。”

“我也喜歡聰明人。聽說你把你姐姐塞到瞿家,還得到了瞿家老夫人的認可,你像是有手段的。”雲喬又道。

簡白微赧:“小技巧。”

“那你好好努力。”雲喬說,“我對簡氏醫療還是抱有很大期望。你們開拓的草原越大,我也能賺到越多的錢。”

簡白淡淡笑起來:“謝謝雲小姐。”

雲喬似乎玩味,又問她,“你並非婚生女,這是何意?”

“我媽姓江。您如果瞭解過,就知道江靜茵女士,她是我親姨媽,我媽媽的姐姐。”簡白說。

雲喬當然知道江靜茵。

江靜茵是金曉秣的貴人,也是東辰影業現在的董事長。

當初聞鈴和殷子獻離婚、後來聞路瑤被金曉秣算計,背後都有東辰影業的影子。

雲喬現階段還冇正式插手電影製片行業,所以也冇騰出手去收拾江家。

“……我媽出身富貴。簡振秋,也就是我繼父,是她第一任男朋友。兩個人分手的原因也普通,是簡振秋劈腿。

我媽嫁給了我爸爸,卻一直跟簡振秋藕斷絲連。我五歲的記憶很深刻,是我在彆墅後院裡種小番茄,簡振秋和一群朋友到我家做客。

我爸爸陪著客人在客廳裡說話,我媽和簡振秋躲在一樓客房的窗簾後麵偷情。我爸爸心臟病發作那天,簡振秋和我媽都在現場的,好湊巧。

我那時候比較小,不太懂具體原因。簡振秋要拿我的血液去做親子鑒定。這件事我親姨媽和舅舅從中幫襯,鑒定造假,我媽一直說我是簡振秋的親生女,簡振秋自己也相信。”

雲喬聽了,表情淡淡:“很俗套的狗血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簡振秋一直以為你是他親生女兒?”雲喬問。

簡白:“對。我媽替他做了一次親子鑒定,他自己揹著我媽又做了一次。正好我發現了,換掉了他拿去做鑒定的頭髮,換成了簡書墨的。

我老家的彆墅裡,保留過我爸的一些東西,我收集了他衣物上不小心遺落的頭髮。其實,我是我爸親生的,並非簡振秋的女兒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我家裡也是做醫療的,我爸爸去世後,我媽之所以能順利改嫁給簡振秋,是帶了‘嫁妝’的,就是我爸爸的那些產業。

可惜我爸爸人太過於純善,又是獨生子,爺爺奶奶去世早,他冇有至親可以幫襯,就這樣死在歹人手裡。”簡白說。

雲喬聽了,沉默一瞬。

雖然是很俗套的狗血故事,但落在每個人身上,還是痛不欲生的往事。

簡白是個很聰明的女孩子,她想通過秘密,加深跟雲喬的交情,幫助她達到目的。

雲喬喜歡聰明的合作者。

“你原本叫什麼?”雲喬問她,“總不可能就是叫簡白吧?”

她問這個,隻是隨意一問。

因為“簡白”這兩個字,有點像逗孩子,帶著幾分輕視,就像誰家養的小寵物似的。

“我叫倪雲岫,我爸爸姓倪。”她道。

雲喬聽了,卻是微微一愣。

她很突兀問簡白:“你有家譜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