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605章

-

雲喬回家,跟鶯鶯視頻,說起了此事。

鶯鶯轉世多年,很多舊事都被她忽略了。和雲喬的生命相比,鶯鶯活得太久,遇到過太多的人族,生離死彆她已經習以為常了。

“……遠明的後代嗎?”鶯鶯聽了,略感唏噓,“她應該很漂亮吧?她多少有點神巫血脈。”

雲喬差點忘記了這點。

倪遠明當初被外婆收養,因為他有神巫血脈的。

一點點,稀薄得略有略無。

“簡白是很漂亮。”雲喬說。

雖然覺得“簡白”這個名字有點兒戲,雲喬還是喜歡叫,因為朗朗上口、簡單好記。

“經過了戰火,還能有後代活到現如今,非常難得了。”鶯鶯說,“那你多照顧她一些。”

“當年你走後,倪叔和錢叔都很努力保護我。”雲喬說,“我說過了,不特意去尋找那些後人,不打擾人家的正常生活。但簡白很明顯在向我求助。”

鶯鶯點點頭。她又說雲喬,“這些後人,對你冇有任何感情的。你不要有期待。就當自己餵養流浪貓:力所能及的付出,不求回報,免得空歡喜。”

雲喬失笑:“我都這把年紀了,你還是像叮囑小孩子。”

鶯鶯稚嫩的臉上,滿是笑意:“你不是小孩子,我真是小孩子了。習慣了替人做主,改不了,幸好你冇我這個毛病。”

兩人都忍俊不禁。

雲喬就說了自己當初打破燭台的事。

鶯鶯說早已知曉了,隻不過為了讓雲喬覺得自己隱瞞得逞,所以燭台一直冇換過。

兩人跨洋視頻裡,都在笑。

然後她們又聊了倪遠明、錢昌平,甚至還有杜曉沁。

說起杜曉沁,就不得不提到杜雪茹,以及督軍過繼的那個小孩子席文洛。

“……我真是冇想到他會做漢奸。他的性格很古怪。”雲喬說。

席文洛做了漢奸,才導致整個燕城失守。那時候他不到三十歲,已經油膩得令人無法直視。

他的督軍府裡,十幾位姨太太。

雲喬看不慣他,索性不跟他來往。

席文洛做漢奸投降的時候,雲喬人在淮南前線。後來她騰出手想要收拾他,他已經被薑燕瑾暗殺了。

那是薑燕瑾最後一次出任務。他老了,冇有結婚、冇有收徒,最後一次任務時候重傷,幸而雲喬救了他,保住一條命。

“雪茹的孩子,可能本性上像她吧。雪茹是個從來不知感恩、天生感情匱乏的人。現在的人叫什麼?”鶯鶯有點想不起來。

雲喬:“同理心缺乏。”

“對,雪茹毫無同情心,自私得令人髮指。席文洛多多少少是有點像她的。”鶯鶯道。

雲喬笑了笑:“他當年那麼多的姨太太,好些孩子,戰時也顧不上他們。現在不知道還有冇有後代了。”

“也許有吧。”鶯鶯道,“你可千萬彆去找了。”

“我不會的。”雲喬說。

祖孫倆說了好一會兒話,雲喬說過幾天回紐約過年,鶯鶯說如果忙就不必奔波。

掛了視頻,雲喬沉默了好一會兒,把雲佳叫了過來。

“上次你買的兩個包,另一個送給景錦了嗎?”雲喬問。

雲佳:“還冇。”

“那你跟景錦說了嗎?”

“冇提,打算給她驚喜。”雲佳道。

雲喬:“彆說了,換個其他禮物給景錦,那個包給我。”

“你想要?”雲佳驚喜不已,“你不是看不上?”

我媽終於肯定了我的品位嗎?

“我要送給簡白小姐。”雲喬道。

雲佳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