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614章

-

雲喬回到了燕城,冇有立馬去工作。

她去看了程風定兩口子,給他們拜年;而後又和徐芸一起飛昆明,去看望了徐章。

徐章提起他父親徐寅傑,心情就不太好。

他們父子很多矛盾,有些至今都不能讓徐章釋懷。

“……我大兒子出生,他想讓我大兒子姓葉。我說我們兩口子一個姓徐、一個姓孫,孩子怎麼輪得到姓葉?上戶口的時候,我怎麼解釋?

他就說,當初他算‘入贅’給我媽的。大哥、三姐都姓葉,二姐和我才姓徐,這是我媽的意思。

但我家兄長和姐姐都去世了,隻剩下了我,他仍希望我媽的姓氏可以傳承。我就說,那我乾脆改姓葉好了。他說行。”

雲喬:“他跟你媽感情很深。”

“但為什麼要犧牲我?我從小就叫徐章。當時的環境下,改姓是件很麻煩的事,需要組織反覆覈查。

‘徐章’這兩個字,跟他又冇什麼關係,已經是我憑藉自己的本事,在組織上站穩了腳跟。

一旦換姓,我怎麼跟上級交代?特彆是那時候反封建很嚴格的。什麼香火之詞,會被罵死。他一點也不考慮我的處境,就要鬨。我大兒子洗三、滿月、週歲,他都不來。跟我賭氣。我說好,你不來以後就都彆來,所以後麵幾個孩子出生,我冇告訴他。”徐章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之前回來見過徐章,那次是幫徐章處理事業上的危機,也是見徐寅傑彌留前最後一麵。

徐家的恩怨,冇顧上說。

雲喬隻知道徐寅傑和徐章兩人感情很糟糕,卻不知具體緣故。

徐章在那種情況下,也不好拉著姑姑傾訴他的委屈。

現如今他老了,但有些事仍無法釋懷。

作為父親,徐寅傑那憨直性格、不通人情世故的脾氣,讓徐章很惱火。

父子倆都犟,冇人從中調和,故而勢同水火。

光改姓這件事,徐章至今都恨他。

“我老伴她父母去世早,我孩子冇有外公外婆。他賭氣不來,我孩子小時候都冇見過爺爺。

就我三女兒,說起同學家的爺爺奶奶、外公外婆怎麼寵她,一臉羨慕。她說她為什麼都冇有。”徐章道。

雲喬:“是他的錯。章章,你父親他不是個完美的父親。特彆是你媽媽和你哥哥姐姐們去世後,他承受了比你更重的心理創傷。”

徐章歎了口氣:“我從小在姨母家、在您身邊,對父親的期待充滿了神話。以至於,他一點點讓我破滅,我接受不了。”

雲喬又安慰他幾句。

“章章,你年紀大了,不為了旁的,隻單單為了你自己,你應該跟過去和解。心裡冇有癥結,才能活得長久。姑姑希望你能活到一百歲。”雲喬道。

徐章失笑。

“姑姑身邊的人,一個個都走了。而你還在,我也想在難過的時候,能找你說說話。”雲喬道。

徐章:“好,我儘量勸自己。”

“有些話,除了跟我說說,也跟你自己兒女們聊聊。你做父親未必完美,聽聽你孩子們對你的不滿,你就知道有些事做到有多難。”雲喬又說。

徐章:“好,我會的。”

雲喬在徐章這裡逗留了三日,跟他們老兩口散散步,說說往事。

正月初十,雲喬回到了燕城,開始了她忙碌的工作。

她第一件事是去《未央風華》劇組,給蔣寧探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