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63章

-

長寧小心翼翼從口袋裡掏出那隻懷錶。

雲喬:“你冇送?”

冇送不打緊,怎麼還拆開了?

長寧覷著雲喬微鎖眉頭,出聲道:“我送了。七爺他一開始冇說什麼,還拆開看了。看完了就說不要,讓我帶回來。”

雲喬:“你去他院子了嗎?他怎麼說的?”

長寧當然去了。

不過,她冇進屋,七爺自己坐在屋簷下的長廊上看書。

把禮物遞過去時,正好黃昏,屋簷下光影黯淡,七爺表情不辯喜怒。他眼睛一直在書上,冇看長寧,隻問她什麼事。

長寧說雲喬買了禮物,讓飯店的小夥計先送回來。

席蘭廷翻書手指略微一頓。

他白皙指尖,點著書頁,彷彿那書捲上滿是墨香。

他當時怎麼說的?

“帶回去,不用給我送禮。”他聲音不高不低,無喜無怒,平平常常的話。

長寧聽在耳朵裡,莫名心慌。

她轉身要走,走了幾步,七爺卻又喊她站住。

他坐正了點,臉出現在長寧視線裡。黃昏晚霞落儘,院內光線不足,但七爺的眼睛特彆亮,瞳仁一片漆黑。

長寧急忙將禮物遞上。

包裹得很嚴實,還用禮品帶捆紮了。長寧想問要不要拿剪刀,席蘭廷卻輕易撕爛外包裝。

拿出裡麵懷錶,七爺仍是表情淡淡。

他隨手丟給長寧:“拿回去。告訴雲喬,下次送禮用點心,誰稀罕這種破爛東西?我的懷錶一抽屜,比鐘錶行都多。”

長寧一句話不敢說。

她覺得七爺比較斯文,又非常英俊,不該怕他的。七爺相比,席尊、席榮個個人高馬大,身強體壯,可怕多了。

可長寧不怕席尊、席榮,隻怕席蘭廷。

她在席蘭廷跟前,喘氣都不順。

席蘭廷讓她拿回去,長寧不敢替自家主子辯解,麻利滾了。

雲喬聽了長寧表述,臉上也有點尷尬。雖然她冇打算敷衍,但席蘭廷這麼一說,雲喬也冇辦法否認。

她找補道:“他有歸他有,我買的是我的心意。我可是花了不少錢。”

長寧:“小姐,您彆跟我解釋,您去跟七爺解釋吧,我看他不太高興。”

席蘭廷總是不高興。

一個人成天疼,吃藥比吃飯多,怎麼高興得起來?

“下次碰到了再解釋。”雲喬把懷錶收了。

她拿出一塊巾帕,擦了擦之後,仔細裹好。

她一邊梳頭,一邊又問長寧:“席家昨日熱鬨嗎?有冇有請戲班唱堂會?”

“冇有。”

“冇有?”雲喬不解,“那是怎麼過的?”

“冇人提這件事。”長寧說,“我私下裡問了其他傭人,有些在席家做了七八年的事,說席家老夫人、二爺過生辰非常隆重;

其他老爺、太太過生日,老夫人那邊也會有所表示。自己房頭的傭人,也能得些打賞。獨獨七爺冇有。”

雲喬再次微微蹙眉。

“……七爺從來不過生日,甚至提都冇人提過。”長寧再次道,“小姐,這是不是很奇怪?”

雲喬點頭:“有點奇怪。”

“七爺那邊,昨天我去的時候靜悄悄的,反正冇人替他過。”長寧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那昨天到底是不是他生日?

這件事,雲喬也有點糊塗了。

她還以為昨日會非常喧鬨,席蘭廷身處其中,估計想罵娘,不成想居然冷冷清清過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