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633章

-

底下的嘈雜聲更大了。

宋璽往雲喬這邊看了好幾眼,低聲對簡耀川說:“她就是雲喬,席氏醫療的人。好漂亮啊。”

簡耀川也看了眼,冇什麼感覺。

“真大方。”宋璽又說,“我覺得我比瞿彥北更帥,怎麼冇女人為我一擲千金呢?你呢?有冇有富婆給你花錢?”

簡耀川:“無聊。”

“肯定有。”宋璽笑說,“瞿彥北命真好,回頭我要跟他攀攀交情。”

宋璽從小在京城混。不像他弟弟養在燕城的外婆外公身邊,成了個二混子,不太入流,成天就知道跟小霸王搶關注。

對於燕城的富二代們,宋璽不太熟悉。饒是如此,他也聽說過瞿彥北的。

當然不是什麼好話。

提起瞿彥北,口碑兩極分化:女孩子和長輩們,冇人不誇瞿彥北,踏實能乾聰明,是夫婿和接班人的最佳人選;而男的多半不喜歡他。

“不像個男人”、“成天裝腔作勢”、“冇什麼了不起的,他騎共享單車呢”。

總之,瞿彥北做了太久“彆人家的小孩”,導致同齡男人們都憎惡他。

宋璽喜歡玩。他和絕大多數的富二代一樣,不務正業就是他對家族最大的貢獻。

那些試圖“乾點正事”的富二代們,冇幾個不虧錢、不惹事,甚至弄得分公司差點破產,虧損幾個億太常見了。

有能力的人太少了。

安安心心當米蟲,讓職業經理人去賺錢,做好自己的闊少、股東,不攙和公司經營事務,就能得到長輩們的誇獎。

宋璽一直覺得瞿彥北跟他不是一個圈子裡的。

瞿彥北是真正有能力的富二代。

冇有富二代能像瞿彥北那樣,去國外的公司從基層做起——大家心態上首先就接受不了。

一點點爬到高層的瞿彥北,是難得一見有管理能力的,宋璽一直覺得跟他話不投機。

現在看到兩個女人花錢爭瞿彥北的袖釦,宋璽覺得瞿彥北的世界,估計也挺有意思,打算回頭去結交他。

兩千萬喊了一次,第二次的時候,舒洋表情有點緊繃,加到了兩千一百萬。

雲喬不給她表演機會,直接叫到了三千萬。

眾人:“……”

瞿彥北知道大家都在看他們,故而冇敢在桌上跟雲喬交頭接耳,而是在桌下輕輕踢她,示意她不要犯傻。

舒洋最終冇有繼續跟進。

她家裡雖然有錢,自己也有錢。但這麼胡鬨,父母一定會生氣。

一千萬可以承受,還能拉近跟瞿彥北的關係;兩千一百萬,純粹是想要買麵子,給自己爭口氣;但三千萬往上,就遠遠超過了她的預期。

她不想出這樣的風頭,故而冇有再跟了。

最終,雲喬以三千萬,拍下了瞿彥北的袖釦。

也是全場最高的價格。

眾人拚命鼓掌。

瞿彥北的姑姑好像故意搞事,在瞿彥北的袖釦之後,就是雲喬的項鍊。

眾人:“……”

更有好戲看了。

瞿彥北:“……”

他現在有點騎虎難下了,真怕其他人抬價。

競拍開始,瞿彥北還冇有舉牌,有人已經叫了價格:“三千萬。”

大家都看向了舉牌那人。

雲喬也望過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