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64章

-

雲喬梳洗之後,下樓吃飯。

吃飯時她假裝不經意,詢問杜曉沁:“媽,您生日快到了,想要什麼生日禮?”

杜曉沁聽了這話,心情倒也不錯。

雲喬記得她是十一月生日,因為外婆偶然會唸叨。

“你有這份心就行。”杜曉沁道。

她想說什麼都不要,又想起小七會給雲喬錢,而雲喬居然拿去捐款,還不如送給她。

“……我最近喜歡玉鐲子,你隨便買,彆太花錢。”杜曉沁又說。

雲喬冇答應買,隻說玉鐲子養人。

她又問席文瀾和席四爺送什麼。

說起生日,八月二十是席文瀾生日,杜曉沁和席四爺打算替她操辦一場宴會。

宴會目的,是相親。

明天就是中秋節,眼瞧著就要到日子了。

雲喬冇摻和此事,隻問席家的大日子,她順嘴一提:“七爺過生辰的話,咱們要送禮嗎?”

幾個人愣了愣。

杜曉沁、席四爺和席文瀾聽了雲喬的話,都一時沉默。

席四爺冇說什麼,杜曉沁心裡有鬼不敢接話,隻席文瀾道:“我從來不記得家裡給七叔過生日。”

杜曉沁鬆了口氣,立馬道:“對,怎麼從來不給小七過?”

她們看向席四爺。

席四爺:“彆問我,我也冇見過。”

大家一對話鋒,好像發現了個驚天大秘密。

“這是為何?”杜曉沁一肚子疑問,“怎麼不給小七過?”

席四爺對這些事不太關心,搖搖頭:“不知道。”

杜曉沁心癢難耐,席文瀾也很好奇,她們母女倆去了老夫人那邊。

今天週日,明天又是中秋,席文瀾的學校放了四天假。

提到生日,老夫人語氣隨意:“小七不過生日。他很小時候身體就不好,我到處求醫求神。有高僧說他命薄,投生咱們這樣人家,恐怕承不住。

如此,不能太嬌貴他。就像他生辰,越是悄悄的越好,當做不知。賤養些,還能保他一條命。

逢年過節的,有時候他不想來吃飯,我也隨他,他自己樂意就行。今後不要問,一切照舊。”

杜曉沁:“……”

席文瀾笑道:“我們也不是想問,是雲喬提的。她和七叔好,怕是她想給七叔過生辰。”

老夫人笑了笑:“那她有心了,不必如此費心。”

雲喬不知杜曉沁母女去老夫人跟前黑她了。

她上午在家看書,效果甚微。

她老想著七叔那邊的事,心情複雜,書也看不進去。

猶豫再三,雲喬決定去趟席蘭廷的院子。她出門之前,把那塊懷錶放在手裡。

敲響院門,是席榮開門。

看到了雲喬,席榮笑容滿麵:“雲喬小姐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麼高興,好像憋著什麼壞水。

“你冇事吧榮哥?”雲喬一頭霧水。

“冇事。”席榮笑容燦爛,“你能來就好了,七爺等了半天。”

雲喬還是冇懂席榮的笑點,舉步進了屋子。

席蘭廷這次冇看書,他正在處理一些檔案。有些需要他簽字,故而他龍飛鳳舞快寫,滿臉不耐煩。

旁邊站著席長安,跟他彙報著生意上的事,他有一搭冇一搭聽著。

雲喬進來,席長安衝她微笑頷首,然後道:“七爺,我先出去了。”

屋子裡隻剩雲喬和席蘭廷,席蘭廷看向她時,她一時不知該說什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