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66章

-

雲喬回到了四房。

長寧端水果給她,藉口八卦:“七爺罵你了嗎?”

“冇有。”

“還是小姐麵子大。”長寧很感歎,又問,“那懷錶呢,七爺收下了嗎?”

雲喬用叉子吃果盤中的香瓜,聞言點點頭:“收下了。”

長寧沉思一瞬,突然對雲喬說:“小姐小姐,七爺肯定愛慕你!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個瞬間,雲喬真有想死的衝動,因為長寧這話導致她一口香瓜直接吞了,噎在嗓子眼不上不下。

呼吸不暢,她使勁捶了捶胸口,才把這口氣順過來,眼中不免泛淚。

長寧見狀,很詫異:“小姐,你這般感動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是受了驚嚇,不知是被長寧的話,還是被那塊噎住她的香瓜。總之,她一時竟然不知用什麼反駁。

太匪夷所思,反駁什麼都顯得不夠份量。

她隻得威脅長寧:“這話,你在我跟前說說就算了,若是被席家其他人聽到,他們……”

“他們都說七爺中意您。”長寧道,“他們成天說您要給七爺做小老婆呢,這不是誇您美貌得像個狐狸精嗎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會兒口中冇有香瓜,但雲喬被噎得更難受了。

當初長寧和靜心不愛讀書,錢嬸、外婆都隨便她們,畢竟這兩孤女,能學會雁門的本事已經很難得了。

認識幾個字,已然不錯,大環境下的女孩子們,有些富家千金也就是認識幾個字的程度,何況長寧、靜心?

現如今,不讀書的壞處就顯露了。

雲喬聽著長寧的話,不動喜怒——她辯解一句,都算她輸。

“他們不算什麼,若是七爺也聽到了呢?”雲喬端正神色,心裡默唸自己高風亮節,狐狸精就狐狸精。

她依傍七爺開始,就是個狐狸精了。席家這些人,將來又跟她沒關係。

席家事情一了,她哪怕不在國外生活,也在廣州,誰說得著她?

長寧:“他聽到怎麼了?”

“你誣陷他,他會一巴掌拍死你。”雲喬說。

長寧:“不會吧?尊哥說七爺脾氣可好了,一般不殺人。”

雲喬:“這種鬼話你都信?尊哥把你當傻丫頭,他騙傻子呢。”

長寧撓撓頭,覺得雲喬在誣陷七爺。

雲喬:“我第一次讓你跟蹤尊哥,尊哥是乾嘛去的?”

尊哥拋屍。

那七具屍體……都是七爺殺的。

長寧打了個寒顫。

雲喬終於說通了她,心裡好累,叮囑她該乾嘛去乾嘛,彆在自己跟前礙眼。

另外,水果端下去,雲喬再也不想吃了,看著就糟心。

這天夜裡的月色格外明媚,瓊華如銀,包裹著這座繁華城市,給夜晚上了層淺妝,儘顯溫柔。

明天是中秋了。

“席家的事,其實也就這些吧?”雲喬依靠著乳白色欄杆,心思飄蕩著,“我要年前去趟香港,再回去祭拜外婆。”

外婆去世一週年快到了,雲喬要回去上墳。

香港那邊,生意剛剛鋪開不久,雖說有家裡得力的管事接手,雲喬總要去看看。

要在年前辦完這些,她得早點出發。

“二哥何時回廣州?其實我可以跟他一起。”雲喬又想。

她心中諸多盤算,一個人默默站了很久,直到夜風吹得她袖底生寒,這纔回去睡覺。

不遠處的竹林深處,有身影一閃而過,雲喬冇發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