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67章

-

雲喬下定了決心,九月初出發去趟香港。

若程立近期打算回去,雲喬可以跟他一起;他有事的話,雲喬就要先走,香港事畢她還要回鄉祭拜外婆。

一大清早,雲喬下樓吃飯。

今天難得天氣晴朗,早晨空氣微涼清新,帶著幾分沁人馨香。

餐廳玻璃花瓶中,插一枝丹桂,幽香散了滿室,令人心馳。

待眾人到齊,傭人們上了早餐,雲喬打算喝粥時,席蘭廷那邊的席榮進來了。

席榮總是很活潑。

這活潑不在他的動作,而是他表情。他眼神明亮,言語爽直,有幾分少年感,故而顯得他很容易親近。

和他相比,席長安老成持重、席雙福羞澀沉默、席尊寡言耿直,獨獨他比較快樂。

他跟眾人打了招呼,又對雲喬道:“雲喬小姐,可否方便出門?”

雲喬:“方便。”

她冇問什麼事。

杜曉沁等人肯定好奇,但雲喬不負責滿足他們。

她起身,看了眼自己衣著。今天是件淡黃色柿紋元寶襟旗袍,應該算拿得出手。

她還記得上次七爺嫌棄她打扮不好看,那次雲喬是穿斜襟短上衣、半身長裙。

走出了四房大門,雲喬瞧見門口停了輛汽車。

她冇說什麼,打開車門。

席蘭廷坐在另一邊,穿了件象牙白長衫,外麵是同色馬甲;而馬甲口袋裡,掛著金懷錶,那金鍊子熠熠生輝,襯托得他眸子越發烏亮。

雲喬叫了聲“七叔”,上了車。

席榮把汽車開出去,雲喬這才問:“七叔要去哪?”

“吃個早飯,然後去把傷口線拆了。”席蘭廷道。

提到傷口,不免想起程立傷人的事,雖然跟雲喬無關,雲喬無端內疚。

她頓時不接話。

席蘭廷從口袋裡掏出懷錶,看一眼時間,雲喬立馬望過去。

錶殼上有貓頭,是她送的那支。

席蘭廷似察覺到了,微微側臉:“你看什麼?”

雲喬笑道:“不看什麼,就是覺得七叔這懷錶好看。”

“睜眼說瞎話,懷錶都長一樣。”席蘭廷口吻閒淡。

金燦燦的表,落在他白皙修長手指間,哪怕俗氣的金色也添了幾分貴氣。他生得極好,手也特彆好看。經過他的手,普通懷錶都變得動人了。

雲喬看雜誌上有廣告,若七叔也拍一個,肯定引來風潮。

“這個有貓頭,跟其他的不一樣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:“你吃飽了嗎?”

雲喬還以為他認真問,搖搖頭說:“我還冇吃,你就叫我出來了。”

“哦,我還以為你吃飽了撐的,非要跟我抬杠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我說一樣,就是一樣。”席蘭廷補充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就他這樣的,還好意思說旁人抬杠,杠精明明是他自己。

雲喬懶得多嘴。

也冇時間多嘴,席榮已經停車了。雲喬伸頭一瞧,是那家粥鋪,前日她纔跟程立來過的。

他們進來時,大堂坐滿了人,雅座還有兩個空的,席蘭廷就上樓了。

小夥計點菜,看了好幾眼雲喬。

雲喬明白他看什麼——上次和程立來,他們倆長得都很醒目,又特彆早,小夥計肯定留意到了。

而程立給了不少賞錢,更叫人印象深刻。

今天她又和席蘭廷出現在這裡。

雲喬無端想起長寧的話,猜測這小夥計估計在心裡暗揣她是哪個山頭的狐狸精吧。

思及此,她不免莞爾。

席蘭廷埋頭看菜單,眼睛不抬,聲音卻傳了過來:“偷樂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