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675章

-

雲喬感受到了一陣陣心悸。

這種感覺新奇。

她無法形容,因為從未經曆過。她好像人在水底,水流在她周身徜徉,水底漆黑但生機勃勃,無數的魚兒與她作伴。

她很安逸。

她像是靜靜在水裡飄著,有點茫然,記憶有點殘缺,一時無法想起自己是誰。

她是誰,她想要什麼?

然後她猛地醒過來。

她站在陽台上抽菸,夜風中的輕煙嫋嫋,空氣清寒,夏初的晨曦中有薄霧,水汽豐沛。

雲喬腦海裡不停想:“當年,蘭廷在水裡消失的。他有半根青龍神骨、有息壤、有那麼多神巫血脈……”

所以呢?

為什麼雲喬會突然夢到自己在水裡漫遊?

她也有半根神骨的——和他的同根同源。

他當時說:“那你等我一百年吧。”

她無數次分析這句話,到底是真還是假,到底是什麼意思。

時間已經過了百年。

“哪裡的水呢?”

雲喬倏然從視窗跳出去。

清晨,有人在湖泊兩旁跑道上小跑的時候,就瞧見一個女人赤足慢行。

她的衣衫乾爽,但頭髮濕漉漉的,神色落寞。

雲喬半夜跳到湖裡,反反覆覆遊走、摸索。她在水底靈活自如,速度比魚快多了。

這湖泊有幾根水草,她幾個小時後都摸清楚了。

“不是這種感覺。”

夢裡的水,似乎更深。

她說不好,反正是到了水底,才意識到夢裡好像不是這種觸感,似乎水更深、更黑。

饒是如此,她也在水底折騰了半夜,天亮時候才上岸。

抖落了衣衫上的水,她有點沉默,也有點失落。

驕陽漸升,跑道兩旁的人越來越多,還有些散步的老頭老太太,非常熱心說她:“小囡囡,‘春捂秋凍’,這麼早就不穿鞋,會生病的。”

雲喬望著老人家,想想五六十年前他們還隻是小朋友;而那時候的雲喬,已經活了幾十年了。

她心中微微發軟。

“謝謝,這就回家了。”

她從公園裡出來,上了出租車。

雖然冇錢,但她用了點小小術法,讓司機師父冇留心到這件事,同時取了出租車後座的一張付款碼。

回到家拿起手機,上麵有好幾個未接電話;微信裡也有十幾條。

雲喬先給出租車轉了一百塊車費,這才處理自己的事。

她的工作挺忙的,時間到了早上十點,原本安排好的會議缺席,對方不停催促她。

雲喬更衣,快速趕過去,請了與會人員吃了頓豐盛午飯,下午敲定了合作協議,結束了這一天的工作。

晚夕,她把雲佳叫了過來。

“……水裡的感覺?”雲佳是貓,她最害怕水了,聞言打了個寒顫,“那是什麼感覺?”

“很深。”雲喬形容不出來。

雲佳:“多深?”

“海底的感覺。”雲喬說,“以前席公館外麵的護城河,是直接通到大海的。所以我在想,當時出事後,你父親和地下室的一切,是不是都被息壤包裹著,進了大海裡?”

雲佳:“額……那他怎麼一直不出現?”

“他一定是受了很重的傷,又要擺脫密咒束縛,他可能很長時間身不由己。”雲喬道。

雲佳:“……”

完了,她媽又要發瘋了。

雲佳有點害怕,和雲喬說完了話,就去給席儼和鶯鶯打了電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