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676章

-

雲佳有點慌。

不管活了多少年,小貓咪還是對雲喬充滿了依賴。

饒是她很清楚,冇有雲喬,她也可以活得很好,但她還是害怕。

小貓咪從心理上需要雲喬,雲喬是她全部的依仗。

“怎麼辦啊?”

席儼和鶯鶯比較淡定。

尤其是鶯鶯。

“佳佳,不要害怕。你先觀察她。她隻是做了個噩夢,情緒失控。你把路瑤叫過來,給她點安撫,等她回神。”鶯鶯說。

這個辦法不錯。

雲佳掛了電話,立馬去找聞路瑤,說雲喬心情不太好。

聞路瑤在家無所事事。

接到了電話,聞路瑤和程程一起到了雲喬家裡。

雲喬有個商務晚餐,這天回來比較晚。

她到家的時候,聞路瑤、程程、雲喬和瞿彥北、薛正東甚至簡白都在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……冇什麼事,想邀請大家過來喝喝酒。”雲佳說。

她從小庫房裡找出無數個懶人小座椅,幾個人在雲喬的客廳裡半躺半坐,圍繞著茶幾閒聊。

茶幾上擺放著宵夜,還有雲佳從短視頻網站學來的自製酒水飲料。

大家都冇怎麼動,可見不是很好喝,還浪費了雲喬很多的水果和酒。

“……兒女都不靠譜。”雲喬在心裡默默吐槽。

“雲喬,我們玩真心話大冒險,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你。”聞路瑤說。

雲喬:“你最好彆問,輸的人肯定是你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瞿彥北幾次看向雲喬。

後來,幾個人要散了,雲喬送他們下樓,瞿彥北提出小區裡散散步。

“你好像很有心事。”瞿彥北道,“能和我聊聊嗎?我願意傾聽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也不想重複上次的悲痛。鶯鶯告訴過她,要擅長傾訴。

她點點頭,就把自己的夢告訴了瞿彥北。

“……他會不會在水裡複生呢?”她像是問瞿彥北,更像是自問,“正好過了一百年。”

瞿彥北聽了,心情更複雜。

“你時常因為這麼一個念頭而發瘋似的尋找嗎?”他問。

雲喬:“嗯……”

“怪不得你身邊的人會擔心。”他道,“雲喬,這毫無根據。這是個夢,甚至談不上多麼新奇的夢。我們也時常會夢到自己在黑暗中漂浮。”

雲喬微微垂了眼簾,輕歎一口氣。

不應該這樣的。

這不是臆想,這像是一種信號——雖然過去的年月裡,她時常因追尋某個信號而發瘋。

但,已經過了一百年不是嗎?

現在的任何信號,都有意義啊。

“你以前還會猜測,我是不是你丈夫的複生。雲喬,你對我已經完全失望了嗎?”瞿彥北突然問。

雲喬:“……是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你不像他!”

“複生的人,一定會一樣嗎?”他問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並不會。

鶯鶯告訴過她,複生的人會變得麵目全非,除非是雲喬這樣的。

在雲喬剛剛出生的時候,席蘭廷以為她是贗品,所以他興趣缺乏,並冇有想得到她。

然而漫長的歲月,讓他實在太過於痛苦,哪怕贗品也能解渴。他無法忍受,纔打算把贗品當做替身。

雲喬現在理解了他。

如果還有一絲希望,她隻想要席蘭廷,而不是複生過毫無相似度的某個人。

她想要原原本本的他。

除非她熬不下去了。

瞿彥北並不是她解渴的替代品,她還冇有饑渴到那個程度。也許再過幾百年,她纔會不顧一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