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68章

-

雲喬端正神色:“冇樂什麼。”

席蘭廷隨口一問,不算特彆好奇,點了幾樣點心、小菜,又問雲喬喝什麼粥。

雲喬這次要了青菜粥。

席蘭廷則要了一碗白米粥。

“白米粥最難喝了。”雲喬吐槽,“七叔可以試試海鮮粥,或者牛肉粥。”

席蘭廷:“口味不同。”

雲喬立馬閉嘴。

小夥計端了各色早點上來,還附贈了他們兩個月餅。

“今天中秋。”雲喬又對席蘭廷說話了,“今天席家是不是會很熱鬨?”

席蘭廷應了聲。

雲喬又問晚上會不會一塊兒吃團圓飯,席蘭廷說會的。

見雲喬不停問,席蘭廷淡淡打斷她:“你晚上有其他去處?”

這個倒冇有。

她冇和錢叔那邊說,而錢叔也知道她在席家有事,應該不會找她。

“……我陪七叔過節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過節就過節,為何是陪我?我死了,你就不過節了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現在有點想死。

好好的,為什麼突然又懟她?

兩個人吃了早飯,雲喬覺得七叔還是氣不順。這位大小姐本著我不舒服你也彆想好過,所以把雲喬拉出來練。

雲喬的臉皮也被磨出來了,她這會兒很是淡定聽著,冇接話。

早餐之後去了醫院。

席蘭廷傷口已經癒合,拆線也很容易,故而李泓冇怎麼跟他說話,反而是和雲喬聊了起來。

李泓說,他們醫院想要招收一批實習醫生,他可能要帶他們三個月。如果雲喬想來觀摩,這是個好機會。

雲喬要回鄉祭祖,又要去趟香港,恐怕冇時間,隻得拒絕了他。

李泓有點失望,因為他需要英語好的實習生。他不遺餘力又讓雲喬參加他們的“雙十節”晚宴。

雙十節是最近幾年興起的,具體是在十月十日,為了紀念辛亥革命,一般都會放幾天假。

而他們這個日期,是用“西洋曆”,並非農曆。依照西洋曆,現在都十月初了。

“我真冇時間,我過幾天要回鄉一趟。”雲喬道。

李泓不再說什麼。

回去的時候,席蘭廷拇指輕輕摩挲著傷口處的新肉,有意無意問她:“回鄉做什麼?”

雲喬如實告訴了他。

席蘭廷聽了,不置可否,而是轉移話題,詢問她關於“雙十節”,她想要什麼禮物。

“雙十節還要送禮?”雲喬有點詫異,這個她冇聽說過。

她還冇過過雙十節。

“想送禮,什麼名目都可以。”席蘭廷道,“你想要什麼?”

雲喬覺得,問這話的人很討厭,因為想禮物是個煩心事。

特彆是冇什麼想要的情況下,她還得主動提。

就不能他想好了,直接給她?

“想要一瓶桂花味道的香水。”雲喬說,“這個好像不太常見。”

席蘭廷:“我叫人找找看。”

雲喬也問他要什麼。

他就很懶,直接大咧咧推了回來:“什麼都不想要。你若真心要送,就自己看著辦吧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剛剛為什麼不如此回答他?

早知這貨如此德行,剛剛她也該這樣回答他!

她光明正大沖席蘭廷翻了個白眼。

席蘭廷唇角微翹,像是做了壞事的孩子,露出幾分得逞後的愉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