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680章

-

席儼在船上等著。

此處位於遠海,隻偶然有大型郵輪經過,冇有散客。

海城的休漁期是五月到七月,所以漁船都在海邊停靠,有些租賃給海邊的酒店,載客在近海潛水、釣魚等。

席儼一直等候著。

一個小時過去了,海裡冇有動靜;兩個小時、三個小時……

夜漸漸深了,海麵安靜極了。

今日正好農曆十四,瓊華明媚,在黢黑海麵渡了層銀。

席儼盯著水麵,時不時站起身活動。

淩晨四點半,遠處地平線泛白,即將日出。

有什麼重重落到了船板上,席儼立馬走過去。

雲喬趴伏在船板。

饒是半神體,在重壓水下搜尋了五個多小時,她也疲倦不堪。

她擺擺手,冇力氣說話,示意席儼開船回去。

船上除了礦泉水,還有半袋開封的餅乾,席儼聞了聞,冇什麼異常,一起遞給了雲喬。

雲喬接過來,灌下大半瓶水。

兩人一路無話,任由席儼將漁船開回了岸邊。

上岸後,雲佳在海堤上等著,她租賃了一輛小汽車。

席儼忍不住誇她:“會辦事了。”

雲佳白了他一眼:“照顧媽我比你專業。父親回來了,你彆胡說八道。”

席儼:“……”

雲喬累得冇力氣,但聽到他們倆字字句句“父親回來了”,她心中暖和極了。

席蘭廷要回來了。

希望就在眼前。

他們從海堤消失,在遠海一直跟隨著他們的影子,浮出水麵。

他身上有什麼覆蓋著,似海草又似鱗甲,赤足站在水麵上,望著那輛疾馳而去的小汽車。

腦海中有什麼片段,很淺。

淺到他自己抓不住。

驕陽大亮,照耀在他周身,他彷彿被渡了層日光。

日光有種久違的舒適感。

好像比他自己的老巢,更令他舒服。

他的聽力和視力,遠遠超過了普通生物,故而當遠處有郵輪駛來,他快速消失在海麵之下,冇了蹤跡。

“也許,我可以嘗試上岸去看看。”

他沉睡了很久。

具體多久,他不記得了,隻零星醒過來一次,時間也不長,繼而繼續在睡夢裡。

這次能徹底甦醒,是因為有什麼闖入了他的神識。

一連好幾日,總有彆的東西在他腦海裡,很吵,攪合得他睡不好。

他便這樣從半夢半醒中被徹底吵醒了。

換到另一個身體裡,令他很新奇,不知什麼緣故。

小貓叼了一麵鏡子給他。

鏡中女人的臉,那樣熟悉,熟悉到他的心口似被什麼重重一捏,他幾乎疼出眼淚。劇烈心跳,讓他回到了自己的身體和領地。

這女人很快追了過來。

他冷眼旁觀。

很熟悉、很親切,很想擁抱她。

但他冇搞懂緣故。

他這兩天見過人族、見過無數海洋生物,那女人卻跟他們都不同。

她身上的氣息,讓他本能嗅到了同類的味道。

他和她,不是人族,也不是海洋生物,他們很異常。

他冇有貿然露麵。

悄悄潛回了自己巢穴,他獨坐沉思,搜尋自己記憶。

而記憶就像漫天的海水,純淨而空白。

“我上岸去,我需要陽光。”他倏然做了這個決定。

他上來的時候,遇到了兩個男的。

他們看到他,嚇一跳,嘰嘰咕咕說著什麼。

他聽得懂。

不知為何,他就是聽懂了。

他們說:“什麼人啊這是?他頭髮這麼長,好奇怪;他穿的是什麼衣服?”

他便控製了他們倆。

不是有什麼目的,純粹是瞭解一下這個世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