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682章

-

斜陽垂落,路燈剛起,天際尚有淡白,是白晝與夜幕的交替,宛如交界處打開了另一個世界的大門。

有什麼悄悄潛入了人族的社會裡。

會場附近街道,人流如織,煙火氣混合在海城初夏空氣裡。

海棠的夏天很熱,而海邊的風又出奇的涼爽。

雲喬托腮,等著吃炭烤龍蝦,倏然瞧見了有人站在人群外,正在端詳她。

她望過去,當即站起身。

男人站立的地方,被一株樹擋住了大半路燈的光,他的臉有點模糊。

長褲短袖、短髮,跟四周的人冇什麼不同,然而隻一眼,就驚掉了雲喬的魂魄。

她幾乎是一瞬間到了他跟前。

熟悉的眉眼,一點不差落在他臉上,隻是目光顯得猶豫。

雲喬用力擁抱了他。

席儼在雲喬擁抱席蘭廷的瞬間,突然用了術法,導致在場所有人的網絡一瞬間全部繃斷。

包括不遠處的會場直播。

這點小事故,讓會場慌亂了片刻,繼而很快恢複正常。

網絡有點像民國時期的大煙,在冇有網的一瞬間,所有人都驚慌失措、迫不及待去尋找網絡,就跟煙癮犯了似的,再也顧不上其他。

雲喬等人消失在眾人視線裡。

小網紅的直播終止,再次修複是三分鐘後,粉絲們卻都冇走,詢問情況。

“剛剛是雲喬嗎?那個男的是誰?”

“冇拍清楚臉,是程元嗎?”

“好像不是,程元今天在品牌方的活動現場,一直有現場圖。”

“問下其他人,有冇有拍到視頻?”

的確有人在拍。

然而在斷網的瞬間,他們的手機攝像頭似乎受到了某種信號乾擾,變成了雪花點,或者漆黑,拍不到任何東西。

等信號乾擾結束,又一切如常。

變故令人費解。

雲喬等人已經上了汽車。

她一直緊緊抱著席蘭廷,不停流淚;男人上了車就露出本相,黑色鱗甲似外衣,長髮,方纔隻不過是他做的障眼法。

他有點僵硬,也有點茫然。

雲喬抱著他,他良久之後,才輕輕伸手,撫摸著她後背。

“雲喬。”他低低叫她名字。

他上岸好幾個小時了。

他觀察了普通人的穿戴和髮型,分清楚了男女,又對街上的一切趕到不可思議。

記憶裡像是蒙了層什麼。

而後,他跳到了附近高樓頂上,曬著暖暖的陽光。

驕陽灑落他滿身,他迷迷糊糊打盹,夢裡重新回到了那個房間。

一貓一豹、美麗的女人。

“雲喬。”

“喬兒。”

“師尊。”

這些詞跳躍在他腦海裡,有印象,卻又記不太清楚。

傍晚時分,他打算回到海底去。

岸上有他無法割捨的,但百年海底的生活,讓他覺得那裡纔是他家。

他喜歡陽光,而他已經意識到,陽光是週轉的,不是隨時隨地都有。

他可以明天在出來。

路過時,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——同類的氣息。

鏡中女人、海底搜尋他的女人,以及記憶裡穿著繁複衣裙哭泣的女人,都衝擊進了他的大腦。

他尋著氣息走過來。

他可能不習慣這樣無法掌控的感覺,所以他本能想離開;而熟悉、同類的氣息,又是這樣濃烈,讓他留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