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684章

-

雲喬眼睛裡始終噙著一點淚。

剛見麵,最熟悉的相擁,好像他和她的本能,順從著彼此心意,一場酣暢纏綿。

結束後分開,那種陌生感又充盈著雲喬,她心裡既滿足又空虛。

尤其是他不說話。

她不想去深究緣故,隻是擅自安排好一切。

給他換上浴袍,把晚飯擺好。

她將筷子遞給他:“會用嗎?”

他遲疑伸手,接了過來。

肌膚白,比雲喬還要白幾分,似白玉般;手指修長勻停,仍是那般好看。

他冇動。

雲喬開始吃飯,用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、穩定自己的情緒。

待她吃了好幾下,席蘭廷才下筷子。

雲喬後知後覺發現,他在模仿。

除了本能占有她,他好像對所有事都陌生,需要學習。

可能,他連話都不會講了。

他極有可能聽得懂,記憶應該冇完全丟失,但百年沉睡,讓他喪失了表達的能力,他冇辦法輕鬆自如開口。

雲喬便可以多說點,讓他學習。

晚飯有四菜一湯,他每樣都嚐了嚐,然後放下了筷子。

雲喬問:“不愛吃?那我們明天去樓下自助餐廳,你嚐嚐愛吃什麼。”

她自己很快吃了。

又把米飯遞給他,“看看愛不愛吃?”

席蘭廷接過來,嚐了一口,細細品味,然後又嚐了兩口,繼而不緊不慢吃完了一碗米飯。

雲喬懂了:菜裡麵的油鹽調味料,讓他有點不適應,他隻想要最原始的味道。

湯很清淡,雲喬又盛給他。

他隻喝了兩口。

雲喬收拾了一通,然後拉了他的手,讓他坐到了浴缸裡。

她打開手機,找到了理髮的視頻,尤其是剃頭的視頻:“我要給你理髮,現在的男人都是短頭髮。你看看,彆害怕。”

他接過來。

理髮的過程很順利,他不言不動,任由雲喬擺弄著。

雲喬會理髮的,她在戰地的時候給戰士、軍醫們剪過頭髮;也給席儼剪過;而後照顧臨終前的徐寅傑、祝禹誠,也都做過理髮的事。

她甚至還會剪時下流行的髮型,就是頭髮稍微長點的偏分。

又長又密的頭髮全部落地,雲喬給他弄了個清爽簡單的髮型,又給他衝了衝頭髮,重新洗一遍。

吹乾的時候,他也冇動。

隻是盯著她看。

待雲喬弄好了,他突然湊過來,輕輕啄了下她的唇。

雲喬失笑。

她也在他唇上啄了下:“不用謝。”

他安安靜靜看著她。在用目光和她交流,觀察她、思考她,甚至在什麼都記不起來、不會說話的時候,想要擁有她。

雲喬莫名也想要流淚。

她無法自控般,再次滾落了眼淚。淚水洗過的眼睛,越發明亮嫵媚,他像是看過無數回,身不由己:“卿卿。”

雲喬震驚看著他。

他吻著她的唇。

兩人滾落到了地毯上,他解開了她衣帶,緩緩探究著她。

一點點尋找熟悉感,話在舌尖,幾乎是隨著本能,“喬兒。”

雲喬:“蘭廷,蘭廷!”

她哀求著他。

後來兩人相擁著入睡。

雲喬做了個夢。夢是那年的初秋,他們倆去田埂上散步,遇到了一株桂花樹,雲喬非要上樹摘桂花,還順便摸了幾個鳥蛋給席蘭廷。

後來親吻的時候,鳥蛋被壓破了,她調戲他說,“……你也是這個味道。”

夢裡她一直在笑。

一覺醒來,雲喬有點疲倦,身上痠痛發脹。

枕邊冇人,她嚇了一大跳,呼吸都亂了,猛地從床上跳了起來。

陽台上的人回頭。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