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686章

-

雲喬在心中,築起了高高的大壩,將百年情緒都封鎖住。

隻留一點點小口子,讓感情與疑問偶然泄露那麼一點點。

她不能急。

一百年她都等了,現在還有什麼不能等?

等他好起來,恢複正常,再敘談當年那件事,以及她這百年的經曆。

他們倆看了一部都市愛情電影;雲喬又打開白象視頻,給席蘭廷看《老街》。

聞路瑤出場的時候,她指給他瞧:“你還記得姨媽嗎?”

席蘭廷有點恍惚。

他輕輕搖頭。

他按住雲喬的手,向她傳遞他的意思:很多記憶都是模糊的,但他知道還在,隻是需要找到鑰匙去開啟倉庫的門。

他是不會丟掉任何記憶的,包括最早時候的事。雲喬:“不急不急,你慢慢看。也許你很快就會記起姨媽了。”

看完了《老街》,雲喬有點困了,她先進入了夢鄉。

席蘭廷一夜未眠。

他觀察她,又努力去把電影裡聞路瑤的臉,和他記憶中的人臉對照、試圖找出蛛絲馬跡。

好像很眼熟。

“席老七,你個混蛋。”似乎能聽到這樣的聲音,女孩子一張圓嘟嘟的小臉,雙目嫵媚像隻小狐狸,非常嬌俏。

和電影裡還是有點不同。

聞路瑤一旦入戲,角色基本上都能脫離她自身。

席蘭廷還冇見過她,隻在電影裡看到她的臉,很難準確搜尋到她的種種。

他望著不遠處的沙灘,月夜下似有個淺白色的小小山丘,突出水麵。

那是息壤。

息壤在水中可大可小,是他的老巢。那裡麵曾經有上百個神巫血脈,滋養了他,而後骸骨丟了。

海上總有船隻出事,每每遭遇黃金沉到深海,息壤會自己撿起來,吸附進來。

一百年了,息壤撿了無數的金條、金飾。席蘭廷醒過來的時候,對金子還冇有概念,覺得應該算是好東西。

息壤是活的但冇有神誌,隻有他的一道傀儡符。息壤去撿的東西,應該是他覺得有用的東西,是他神識的投射。

雖然他暫時也不知道金子有什麼用。

他微微抬手,息壤便順著他的心意,潛入水底,暫時蟄伏到深海去了。

等他搞清楚了,再回來取息壤吧。

床上的女人,像是刻在他記憶深處的,每次醒過來都會把她的臉在記憶裡描摹一遍,隻是最近幾年醒過來的時候,忘記了她是誰,隻記得她樣子。

應該是他命中最重要的人。

席蘭廷回到了床上,躺在雲喬身邊。雲喬在睡夢中無意識伸手摸索他,生怕他跑了。

摸到了,她繼續安睡,冇有甦醒的意思。

席蘭廷輕輕握住她的手。

他將她帶入懷裡,也冇有驚醒她,便這樣輕輕摟著她睡了。

第二天他們回城。

席儼給席蘭廷也準備了帽子口罩和墨鏡,讓他武裝起來。

不為旁的,席蘭廷生得實在太好看了,如果有些不怕死的人撞上來要拍照,席儼怕雲喬想要當場拍死他們。

席蘭廷對這些東西,頗為不解。

雲喬細心為他戴好。

海城不遠,三個小時的飛機到了燕城,又有汽車來接。

席蘭廷習慣性想要撩一下長衫下襬。

商務車很寬敞,和他以前乘坐的汽車完全不同,他大概也是有點吃驚的。

車子到了尚景灣,麵對如此擁擠的居住環境,他微微擰眉。

雲喬立馬道:“我們過幾天去置辦彆墅,先將就一下好不好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