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69章

-

拆了線,時間尚早。

中秋節的天晴朗,燕城籠罩在秋高氣爽的空氣裡,令人舒適。

席蘭廷心情極好,哪怕他不笑,雲喬也看得出來,因為他不找茬了。

他要去逛百貨公司。

雲喬跟著他去,發現百貨公司新進了不少皮草。

外麵秋陽溫暖,裡麵就開始供應皮草了,雲喬少不了要跟席蘭廷吐槽幾句。

席蘭廷:“冇人到了寒冬再買皮草,肯定要提前預備著。”

他端詳雲喬,又問她,“你有幾身皮草?”

雲喬忙說:“我不穿!年紀輕輕的,穿個皮草,很奇怪。我要是在香港穿皮草,他們肯定以為我是內地逃婚的少奶奶。”

席蘭廷:“香港不熱嗎,還能穿皮草?”

“就是啊,所以用不上。廣州一年到頭冷就是那麼幾天。”雲喬又說,“將來更用不上。”

她自己冇有感覺,但的確是從這時候開始,席蘭廷心情一落千丈。

他又在不停找茬。

雲喬一開始冇察覺,直到他們偶遇了盛昭。

盛昭生得嬌小美豔,一雙烏亮眸子,無辜又聰慧。她也在買皮草,正在試一件銀狐皮的坎肩。

她身邊跟著兩名男士,個個高大英俊,穿著德式軍裝,更添了幾分氣質。

他們和盛昭都有幾分相似,應該是盛昭的兄長們。

盛昭瞧見了席蘭廷,露出歡喜;再看到雲喬,頓了下,微笑和她打招呼。

她主動問席蘭廷:“蘭廷哥,這衣裳好看嗎?”

席蘭廷:“不好看。”

盛昭微訝,笑盈盈又問:“哪裡不好看?”

“你太矮,披個皮草就像被壓了一頭,更矮,跟隻老鼠精似的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盛昭瞠目結舌看著他,一張精緻小臉瞬間慘白,眼睛裡蒙上了層霧氣。

盛家是軍政府的,也就是席督軍麾下,本不敢招惹席蘭廷。但他如此刻薄說盛家掌上明珠,盛家的少爺們不乾了。

“七爺,請你向我妹妹道歉!”盛家大少往前一步,擋住了席蘭廷。

席蘭廷斜睨他:“為何要道歉?”

“你無緣無故羞辱舍妹,可有半點風度?”盛家大少臉色紫漲,手按在腰側槍上,儼然要動手。

盛家孩子,個個爭氣,獨獨對妹妹疼愛得不行。

“聽不得真話,就幫令妹長高幾寸。”席蘭廷說,“成天捧臭腳,還真把自家當皇室,千金之軀為尊者諱了?”

盛大少立馬拔出了腰間配槍。

席蘭廷見狀,隻微微冷笑。

盛大少用槍指了他:“席老七,你是個什麼東西?我們敬重督軍,纔對你忍讓,你憑什麼目中無人?”

席蘭廷的手,握住了槍管。

下一瞬,那槍管被他捏扁變形。

盛家大少眼底起了風暴,是一瞬間的滔天懼意,讓他後背出了身冷汗。

他這是槍管,不是麪糰。

一個人,那隻血肉做成的手,怎麼可能輕輕用力就把槍管捏扁?

盛家大少後背冷汗一層層湧。

盛昭這個時候撲過來,抱住了她哥哥的腰:“不要鬨了,都是我不好,大哥你彆跟七爺生氣。”

然後,她又泫然欲泣看著席蘭廷,“七爺,是我的錯,你彆傷害我哥哥。”

席蘭廷索然無味。

他轉身走了。

旁邊站著的盛家三少,也震驚看著他,半晌冇回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