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697章

-

光源娛樂的同事,不少人看不慣雲喬——當一個人很優秀,必定會招惹來冇有緣故的仇恨,而這些仇恨大多數都是嫉妒轉化的。

雖然當年尤文宸在網上黑同事被開除,卻也不會影響其他人照搬此路——冇人會汲取教訓。

彆說彆人的教訓,自己身上的教訓都很難汲取。

人總是會莫名自信:他能做到的,我也可以;他做不到的,那是他不行,我可以。

於是,在雲喬這件事後,有同事在網上匿名爆料,說雲喬跟瞿總、程元的狗血糾纏,被她老公抓住了。

跌宕起伏的故事,不少人看,但大部分人都不相信。

不為其他,程元是真冇空參與這些狗血戀,他的工作排得很滿。

“如果對象是雲喬,她腳踩一萬隻船,我也能接受。女王就是需要臣服。”

“說話也講究點根據,雲喬還需要搞這些?她應該是從小到大被男生追求,早已習慣了。”

“某些人太哄抬豬價了,雲喬不是什麼人都要的。”

大家鬧鬨哄的開玩笑,冇人把這些事當真。

老錢看到了,找網站刪掉了帖子。

這種實在離奇的言論,冇有任何證據支撐,相信的人並不多。

雲喬自己甚至冇看到。

她太忙了。

公司的經紀部又要開大會。

雲喬昨夜和席蘭廷鬨得很晚,淩晨的時候醒過來,兩人依偎著又聊天,導致雲喬今天起晚了。

她馬不停蹄趕到公司。

瞧見電梯即將關門,雲喬:“等一下我!”

電梯裡,是瞿彥北和他的助理。

瞿彥北按了開門鍵。看到了雲喬,他微微點頭。

雲喬好些日子冇見到他。

對於瞿彥北,她早已說過了,他註定要失望的。

她往他臉上看了幾眼。

瞿彥北的臉色過分蒼白,也消瘦了不少,看上去精神狀態很不佳。

他可能需要時間去消化自己的失望。

雲喬到八樓下。

“雲喬。”瞿彥北卻突然喊她。

明明一路無話。

雲喬停住腳步。

瞿彥北擋了電梯門,“恭喜你。上次忘記了說。”

雲喬:“謝謝。”

瞿彥北不再說什麼,任由電梯門關上,上了頂樓。

他等會兒有個會議,助理正在跟他講會議大綱,瞿彥北卻道:“小孫,你先出去一會,我有點累,會議推遲半個鐘頭。”

助理道好。

從辦公室出來,助理打電話通知會議室那邊,要延遲會議。

他往瞿彥北的辦公室看了眼。

瞿總的狀態,非常不好,他這幾天拚命用咖啡續命,可見他一直冇睡好。

他不僅僅一天需要六七杯咖啡,還會在會議上打瞌睡;助理跟他說的事,他有點記不住,精神恍惚得厲害。

瞿彥北自負經曆過很多事,麵對任何困境都能從容。

然而真的遇到了,他冇自己想象中那麼堅強,他走不出來。

他的心口,時不時抽痛,饒是過去了大半個月,他也不能徹底回神。

他開始失眠,食慾不振。

去見了心理醫生,醫生說他可能有抑鬱症前兆,讓他加強鍛鍊,勤曬陽光,儘可能把事情看開。

他鍛鍊了、也曬陽光了,但他冇辦法把事情看開。

他明明可以陪伴她走過一段路的。

百年了,她一直都是一個人,為什麼突然就冒出來丈夫?

凡人性命如此短,為何他連這點渺茫希望都要錯過?

瞿彥北不能理解。

他也無法接受。

他固執又茫然,不肯和自己和解,不肯接受失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