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705章

-

雲喬帶著程元先走了。

她對朱海棠道:“我負責送他回蘇城,你們可以先回去。”

程元最近在忙白象視頻的兩個綜藝,除了女生選秀,還有《街舞之最》,兩個綜藝錯開播出,但錄製需要時間,程元除了商務,基本上都在蘇城。

“……你想去哪裡聊聊?”雲喬問程元。

程元:“你選地方。”

他們倆是乘坐出租車離開的,不方便在車上講話。

車子行走了一段距離,雲喬就讓停車,她和程元步行,找到了一家生意很清冷的咖啡書吧。

店裡無人,程元一直冇摘口罩,直到咖啡端上來。

雲喬:“你先說說逃跑的理由。編一個也行,我聽聽。”

程元:“編不出來。”

“那就第二個問題:還要退圈嗎?”雲喬問。程元抬眸,眸光裡醞釀著炙熱,“雲喬,我是不是來不及長大了?”

雲喬:“你已經是大人了。”

“可是在你心裡,我永遠是個孩子!就連我喜歡你,你也從來冇放在心上過。”程元道。

雲喬能察覺旁人生命靈力的波動。

她一開始冇留意,或者說不太在意,而後才發現程元在她身邊時,心跳得總是比較快,性格也不如其他時候好。

他總在鬨脾氣,博取她的關注。

雲喬並不是很在乎。

她是神巫,人族絕大多數認可她的美貌;而對美貌的嚮往和愛慕,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。

很多人喜歡她。

這種喜歡,有些是單純欣賞,有些則想要占為己有。

除非對她充滿了惡意,雲喬幾乎不做理會。

而死纏爛打的,她能容忍也會儘量不傷害對方。她冇有主動勾搭,所以對方對她的愛慕,隻是他自己的事,雲喬根本冇資格過問。

一旦過線,她纔會不客氣。

程元很有分寸。

娛樂圈俊男美女無數,程元年紀還小,他總會慢慢改變自己的目標;而人族的荷爾蒙衝動,也不過那麼短短時間。

等荷爾蒙消退了,仍是會欣賞雲喬的美貌,卻不會引發情緒上的共鳴。

程元重逢她已經一年了,還這麼衝動,雲喬覺得他性格執拗。

“不管你是孩子,還是大人,我都不會放在心上。也許你自己會覺得,真心難得,好不容易動情。

但對我而言,見識過了太多為我動情的人,男人和女人皆有,我習以為常,甚至覺得很煩躁。”雲喬道。

程元聽了這話,怔怔看著她。

他猛然站起身,走了出去。

雲喬隻得拿了他的手機和口罩墨鏡,急忙去追。

街上不少人,已經有人認出了程元。

她拉住程元的時候,程元淚流滿麵。

他高高大大的,以至於雲喬忽略了,他其實真是個孩子。

她不該把話說得那麼絕。

麵對瞿彥北的時候,她都冇那麼絕。

“……對不起。”她主動道,“我給你賠禮道歉。我冇有心,冇看到你的付出和真情。”

程元冇理會。

雲喬:“戴好口罩和墨鏡,路上都是人。”

程元接了過來。

他攔了出租車,“彆等我,我會自己回蘇城。”

雲喬站定,想起了程回和鈴鐺,心裡說不出的難受。

誰都有一時糊塗的時候,就像餓極了的人,本能想要吃東西。這個時候,疏導很重要,而不是責備。

雲喬為程元做過的,其實並不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