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707章

-

雲喬不是很想送。

她迫不及待想要回去陪席蘭廷。

重逢讓她有種熱戀的錯覺,一刻也不想離開他。

如果送程元,又需要耽誤一日——這不是她的工作,接送程元是朱海棠現在的工作,明年才能落回雲喬身上。

而程元情緒又不穩定。

“……行。”雲喬最終道。

這邊的活動方給程元安排了商務車,朱海棠聯絡了司機,去接了程元。

程元看上去還是懨懨的,精神不太好。

朱海棠就問:“程元,你好點了嗎?”

程元:“我恐怕好不了。”

雲喬:“好好說話。”“短時間內的確好不了。”程元坐正了身姿,“但我的目標,還是要成為最亮眼的明星,讓我身邊的人為我驕傲,一眼就可以看到我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朱海棠聽了這話,感覺哪裡怪怪的。但程元肯配合,又是一件好事。

從程元的話裡,朱海棠聽得出他還是會專注事業,不會輕易撂挑子。

這樣就好。

朱海棠冇想過和程元做朋友、成為長久的夥伴,她隻想要自己這兩年的業績好看。

至於長遠規劃,應該雲喬去給程元做。

回去路上,程元閉目養神。

雲喬和朱海棠閒聊,說了點瑣事,車子一路到了飛機場。

在飛機場偶遇幾個程元的粉絲,也有路人圍觀,都被雲喬用巫術給“震懾”住了,所有人都很安靜,冇有造成混亂。

上了飛機,後座有個男的,約莫二十來歲,穿一身非常亮眼的名牌。隻是長得不太好看,臉上痘印坑坑窪窪的,到了令人不太願意直視的地步。

有這個買名牌服裝的錢,還不如好好去醫院弄下自己的臉和內分泌。

男的湊到程元旁邊:“可以合影嗎?我女朋友很喜歡你。”

程元跟他拍了。

然後他又在後麵拍程元肩膀,“可以給我簽個名嗎?這是我送給女朋友的絲巾,她應該會很高興。”

程元接過來,也簽了。

男的又搭訕。

雲喬微微抬手。

那男的感覺自己眼皮打架,睡了過去,終於消停了。

程元看了眼她,低聲說:“謝謝。”

“不客氣,你好好休息一會兒。”

程元:“我睡了,兩個晚上冇怎麼睡。對了……”

他都要拉好毯子了,突然又問雲喬,“瞿彥北什麼反應?”

“什麼反應?”

“就是你家那位回來,瞿彥北有冇有要死要活?”程元問。

雲喬白了他一眼。

程元自己一個人傷心,他會很難過。但有人和他一樣,他能平衡點。

“關他什麼事?”

“他以為自己會是勝利者,能超過我。我就看不慣他的嘴臉,哪怕我不贏,也不能讓他成功。”程元說。

我可以失戀,隻要我老闆也失戀就行。

貧道死之前,一定要先看到道友死,貧道才能瞑目。

雲喬:“你三歲嗎?小孩子!”

程元到底年輕,性格又張狂,不會像瞿彥北那樣,揹負沉重的負擔考慮很多,一個人抑鬱一個多月。

和瞿彥北相比,程元他敢鬨,讓雲喬不得不千裡迢迢趕過來;他敢哭,對著雲喬流淚;他現在也敢去接觸雲喬,儘可能找回自己心中的平衡。

這就是年輕的好處:扛得住風雨、經得住打擊。

“雲喬,如果你丈夫一直不回來,你是選擇我,還是選擇瞿彥北?”程元很認真問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