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72章

-

席蘭廷的心事,冇人能懂。

過去太久了,千年光陰裡醞釀了什麼,他自己都說不清;他要還債,還是要報仇,他也講不明白。

雲喬端著酒碗,冇喝。

這酒後勁肯定大,因為七叔現在就有點失態模樣,雲喬以他為鑒。

河邊的風,帶著豐沛水汽,比其他地方更涼,幾乎要沁入肺腑。手裡端著的酒盞,絲絲甜香不斷,雲喬忍不住喝了兩口。

她真餓了。

“七叔……”

她打算勸席蘭廷回去,隨便找點東西給她吃,席蘭廷卻在這個時候站起身。

他一手拎著那壇酒,一手拉起了雲喬。

他手指冰涼,透過薄薄衣衫,又把雲喬凍了個激靈。

太冷。

哪怕快要喝醉了,他手指也冇暖和起來。馬上就要到深秋了,他煎熬的日子又開始了。

“回去吃飯。”席蘭廷說,“你陪我玩了一天,不能叫你餓肚子。”

從河堤往回走,幾步路到了小角門。守門的人雲喬不認識,她也冇仔細去看人家麵孔;進去之後,仍是有槍管對著甬道,雲喬每一步走得謹慎。

她也在想心事。

方纔席蘭廷那麼一拉她,她心裡起了點念頭。

一邊往裡走,她一邊對席蘭廷道:“七叔,我下個月初打算去趟廣州。那邊冬天,跟咱們這裡春天差不多,你可要隨我一起去?”

席蘭廷走在暗處,聽了這話,腳步不停,冇搭腔。

待兩人進了院子,席蘭廷才問:“你打算怎麼去?”

“原本想坐火車。”雲喬道,“不過火車需要週轉五六次,很是麻煩。七叔要是想去,咱們可以坐船。”

現如今的郵輪,比車慢很多,但勝在舒服。

無需轉車。

轉車,意味著等待。有時候可能要等好久,纔有下一班火車。這時候,吃飯和睡覺都不能保證。

郵輪就不同,在頭等艙等著到目的地,不需要風吹雨淋,定時有人送飯,或者自己去餐廳吃。

豪華郵輪不僅僅設備齊全,歌舞廳、酒水台、高檔餐廳一應俱全,下麵還能有個室內遊泳館。

總之,如果有錢,郵輪肯定比火車舒服。當然前提是不暈船。

“再說。”席蘭廷聽了,不是很心動的樣子,“我身體不好,坐船難受。等我考慮考慮再告訴你。你去廣州做什麼?”

雲喬把自己計劃告訴他。

到了廣州,再乘坐漁船去香港。

她去香港,主要是露個麵,免得那邊的人以為她從此杳無音信,生了異心。

徐家那邊,她也要去打個招呼。徐寅傑這樣騷擾她,她得跟徐家老太爺告狀。

徐寅傑以為自己可以隨心所欲,雲喬給他來個釜底抽薪,讓他知曉跟她作對的後果。她治不了他,有人能。

“……廣州事情結束後,我回趟老家。”雲喬說,“可能留在老家過完年再回這裡。”

席蘭廷聽了,隻感覺時日漫漫,她要一去不回之感。

可能是醉了,也可能是心情不佳,他已經忘記了自己的決心,隻道:“我不去,你自己去吧。長途奔波,要了我老命。”

雲喬看了眼他。

她不敏感,但這個瞬間,席蘭廷對她的那種厭煩情緒,她還是體會到了。

她有點尷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