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738章

-

簡家的壽宴結束,賓客們陸陸續續離開。

雲喬瞧見了簡白往外走,便和席蘭廷告辭,跟了出來。

“小白。”她喊了簡白。

簡白停住腳步。

雲喬臉色不是很好看,低聲告訴她:“下次誰打你的臉,記得打回去。姑姑在呢。”

簡白微愣。

她繼而笑了,笑著眼睛裡就浮動了一層水光:“知道了,姑姑。”

“不要給姑姑丟臉。”雲喬又說,“不管你有什麼目的,都不應該被人當眾羞辱。”

簡白:“最後一次,姑姑。以後不會。”

雲喬頷首。

他們往外走,簡耀川和宋璽也告辭出來了,正在門口的地方等著。

“小白妹妹,哥哥送你啊。”宋璽笑道,“今天不惹你生氣。”

簡耀川:“你滾。”

雲喬和席蘭廷的車子到了,跟他們告辭,便先上車走了。

宋璽和簡耀川爭,非要送簡白。

簡白:“小叔,讓大少送我吧,您好像有點累了。”

簡耀川不是感覺累,而是有點犯困。

他相信宋璽的人品。這貨雖然不講究,卻也不會欺負女人——在他床上的女人,都是自願的。

“行,有什麼事打電話給我。”簡耀川說。

簡白道好。

宋璽親自開車。

簡白微訝:“你冇喝酒嗎?”

“冇喝,需要我給你測下酒精嗎?你過來聞聞我。”他笑嘻嘻的湊近。

簡白:“……”

上了副駕駛,繫好安全帶,宋璽把汽車開了出去。

他的嬉皮笑臉不見了,冷漠開著車,餘光瞥了眼簡白:“小白,好歹毒的心思啊,你怎麼下得去手?”

簡白無辜眨了下眼睛:“什麼?”

“我看到你給簡書墨的飲料中倒東西了。那是什麼藥?”宋璽冷冷問。

簡白:“……您看錯了,宋大少。”

宋璽冷哼了聲:“知道你不會承認,我錄像了。如果簡書墨報警,你是要坐牢的。”

簡白神色變了變。

她急忙把柔軟小手搭在宋璽的手臂上方:“你到底在說什麼呀?大少,你嚇到我了。”

宋璽靠邊停了車。

簡白眨眨眼,無辜的眸子裡氤氳了水汽。

“收起你這副樣子。”宋璽說。

簡白:“……”

她當即變臉,表情也冷淡了,甚至有了一抹冷笑。

“簡書墨情緒失控,是喝了你給的東西。你想要毀了她的聲譽?”宋璽問,“你們一家人,乾什麼要做這種事?”

簡白:“簡氏大小姐,她不嫁人、不消失,就冇有我出頭的機會。眼緣也是人脈,我總得要有機會吧?”

“野心勃勃,心如蛇蠍,你真是太惡毒了。”宋璽正色道,“你今天這麼對簡書墨,明日就敢這麼對簡耀川。我會把我拍到的交給你爸爸,你自己想辦法消失吧。”

然後,他冷冷笑了笑,“總是偽裝小白兔,我真的看厭了。不好玩了小白妹妹,你已經令我討厭了。”

簡白撩撥了下自己頭髮,解開了安全帶:“你給就是了,我有一萬個藉口替自己開脫。我相信,簡書墨今晚的表現,我爸爸會更愛我。”

她推開車門,快速下了車。

宋璽也下車。

兩人隔著車頂,對望一眼,宋璽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
簡白也看向他:“你敢告密,下一個死的就是你。噓,宋大哥,你當心點。”

宋璽:“……”

簡白隨手攔了一輛出租車,揚長而去。

宋璽立在原地,還是頭一回有人敢威脅他。他生氣之餘,也啼笑皆非。

坐到了自己汽車裡,他翻出自己偷拍到的那段視頻,猶豫片刻後刪掉了。

簡家的人,真特麼神經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