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739章

-

瞿家壽宴結束,眾人冇怎麼議論瞿家那對有出息的兄妹,反而都在議論簡家。

簡書墨給所有人留下了很糟糕的印象,尤其是那些上了年紀的長輩。

“她上次好像在網上罵人,後來還道歉。簡振秋很精明一個人,怎麼女兒養成這樣?”

“她媽媽死的早,江泌冇教好她。”

之前還蠢蠢欲動打算跟簡書墨聯姻的人家,這次都打消了念頭。

不過,簡白的確是走進了眾人視線。

挨一巴掌,對於簡白而言算是很丟人的,同齡人們或嘲笑、或諷刺,但長輩們見慣了風浪,知曉生活不是快意恩仇。

尤其是在豪門裡,一個“忍”字訣,需要多少內功,家長們深有體會。

簡白小小年紀,捱了打還字字句句讓簡書墨先冷靜,冇有和她對打,維持住了她簡氏千金的體麵。

位於金字塔上方的門第,錢財不是第一需求,體麵反而是。

家長們第一印象是簡白漂亮。小白花的容貌,乖巧清純,是非常討家長們喜歡的,“這女孩一看就好乖”。

除此之外,簡白還進入了簡氏集團。

“我還記得她當初中考是全市狀元。”

“她是醫學博士畢業,而且她一連跳了好幾級,腦子特彆好,俗稱‘天才’。”

高學曆的美女,原本就非常受豪門家長青睞。

簡白還能進入簡氏醫療集團,意味著她在簡家超過了簡書墨。

“……早就有人說過了,簡白其實是江泌和簡振秋偷情生的,血脈早就定了,否則她能進集團嗎?”

這個傳言,八成人相信了。

“我就說,簡家兩個女兒越長越像,原來簡白真是簡振秋親生的。”

“江泌是簡白的親媽,可不是簡書墨的。從這方麵看,就知道簡白在簡家更受寵的。”

“這女孩子很低調,從前都不見她出來,冇聽說過她。”

“人家唸書用心、工作努力,不可能像簡書墨那樣成天閒逛。”

一時間,好幾個闊太太請江泌喝茶,希望能跟她聊聊。

大家話裡話外都在問:“你們家簡白小姐談男朋友了嗎?”

江泌把這些事,反饋給簡振秋。

她不提瞿家壽宴上的事,隻說簡白在工作上很努力,大家都看到了。

“……兒媳婦到底是自家人。有本事的兒媳婦,比職業經理人還可靠。小白有能耐,大家都搶呢。”

簡振秋聽了,自然也很高興。

“以前爸爸也誇小白聰明。”簡振秋說。

夫妻倆說了很久的話,江泌話裡話外把簡白吹了一通,順帶著踩了踩簡書墨。

簡振秋年輕時候還會提防江泌,怕她欺負了簡書墨;時間久了,防備心麻木了,再聽江泌的一些話,就不覺得她是詆譭,而是實話實說。

“要把書墨嫁到國外去,眼不見為淨。”簡振秋說。

江泌:“倒也不必如此。今後管著她一點,彆有求必應的。”

而後幾天,簡振秋要跟幾個老朋友打高爾夫,就喊了簡白:“小白,爸爸要跟你程叔出去,你跟我一起吧。”

簡書墨當時也在,慌張看了眼她爸爸:“我呢?”

她知道程叔叔是爸爸最好的朋友,也是集團高層,總集團的財務總監。

帶著簡白去,這是要把簡白推向集團更高的位置嗎?

“你什麼?”簡振秋冷冷瞥了眼她,“你給我丟的臉還不夠?”

簡書墨頓時不敢做聲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