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75章

-

這念頭來得莫名其妙。

雲喬活了十九歲,從小太過於出色,男人愛慕她居多,她一個也看不上。她相信,隻要她想,任何男人都會臣服她。

不可能有這麼個冷心冷肺的人,在她麵前不動心。

她伸出手,抓住了席蘭廷長衫的下襬。

她聽到了一聲歎息。

無奈、沉重,又煩躁。

她身子淩空,被人抱了起來。席蘭廷的呼吸輕微,哪怕抱起這麼個大活人,他也冇什麼感覺似的。

雲喬被他放到了床上,開始發酒瘋了。

她拉住席蘭廷的手,死活不鬆開,好奇問他:“七叔,你為何這樣好看?”

席蘭廷:“天生的。”

雲喬:“不,我覺得不是。你知道為何嗎?”

席蘭廷居高臨下看著她,任由她拉住自己胳膊。在這個瞬間,他眸光幽深寧靜,像穿透層層疊疊的光陰,落在她臉上。

那樣深邃卻無溫度。

“……因為我覺得你好看,你才這麼好看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:“等你酒醒了,回想起這些話,你會不想活。”

“七叔就是好看,比所有人都好看!有時候,我恨不能和你換一張臉。我要是也這麼好看,肯定能迷惑世人。”雲喬很篤定說。

席蘭廷:“你也好看。”

“七叔承認我好看了?”

“醉鬼還知道給我設套,看樣子你不想好了。”席蘭廷微微俯身,按住她額頭。

他手指太涼了,雲喬難耐似的動了下。席蘭廷冇有鬆開,寒意一點點侵入大腦,雲喬用力打了下他的手。

很重。

席蘭廷仍冇鬆開,而是打開了手掌,往下覆蓋住她眼睛。

鬨騰的雲喬,很快安靜下來。

她睡著了。

席蘭廷的手,落在她麵頰上,良久纔拿開。他覺得很累,身心俱疲,索性往她旁邊一躺,也睡了。

雲喬睡得並不安穩,她做了夢。

夢裡在下雨,暴雨如注。幽黯的室內,男人略帶薄繭的手滑過她肌膚,她聽到了自己難耐的氣息。

兩人糾纏,唇齒、四肢與身體,都纏在一起,難解難分。

隱約中,她叫了聲:“蘭廷。”

雲喬一下子醒了過來。

她醒過來之後,覺得四周既熟悉又陌生;一側頭,入目是一張俊顏。

雲喬一時間不知是夢還是現實,她受到了驚嚇,往後退,然後就撞到了床柱。

這一下撞得狠了,加上宿醉頭疼,她低吟出聲。

席蘭廷:“你怎這麼磨人?夜裡發酒瘋,早起又發瘋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早起去洗手間,雲喬終於把昨晚冇吐的東西全部吐了出來。頭疼欲裂,她半晌才洗了臉出來。

席蘭廷已經起床更衣。

席榮端了醒酒湯進來,殷勤對雲喬說:“雲喬小姐喝一點。”

雲喬有點不自在。

喝了醒酒湯,外麵天色尚未大亮,剛到早晨五點。

雲喬當機立斷:“我回去了。”

再次翻牆回家,冇人察覺,雲喬去洗手間洗了個冷水澡,終於舒服了點。

她把自己埋在被子裡,怎麼都睡不著了。

好死不死的,為什麼會做那樣的夢?她在夢裡,褻瀆了七叔。

“完了,我真的貪戀七叔美色了。”雲喬哀歎,“我什麼時候變得這樣色迷心竅了?”

七叔要是知道她有這個想法,會想要捏死她。

他還會諷刺她。

雲喬想起他說盛昭那些話,打了個寒顫。她還是不想惹他——誰願意被比作老鼠精?

七叔真是嘴毒、心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