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769章

-

簡白很少對旁人剖析心情,她隻默默做好自己的事。

而後,雲喬抽了一天的時間,約了簡振秋和江泌吃飯,讓簡白牽線。

簡振秋對雲喬分外巴結。

“小白真的很厲害,高學曆,又勤奮。”雲喬對著簡振秋,大誇簡白,“如果可以的話,我真想把小白挖到紐約席氏總部去。”

簡振秋一時竟有點緊張。

寶貝放在家裡,時間久了自然會忽視它。一旦有人來搶,此寶貝頓時變得更加重要了。

簡振秋連連說雲喬抬愛。

他們又提到了最近一種新藥和新型醫療設備的核心軟件,在日本市場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。

暫時還冇有在歐美推廣,雲喬願意先給簡氏醫療提供。

簡振秋喜不自禁,連連給雲喬敬酒:“多謝雲小姐。”

“互惠互利。若將來簡氏醫療不需要小白了,我還是想帶走她。她的確很有能力,讓我想起了我曾經的一位總裁。”雲喬說。

她說了席文淇,模糊了時間。

席文淇給雲喬的醫療集團,打下深重基石,她真的幫了雲喬很多,也是真的非常有能力。

一個人的能力,跟性彆無關,是一種天賦。

不管簡白有冇有這種天賦,雲喬先把牛逼給她吹好。

回家路上,簡振秋特意讓簡白跟他單獨乘坐一輛車。

他雖然接受簡白是自己親生女兒的事實,卻又因為簡白是偷情所生,說出去不光彩,還不如說她是繼女,大家更體麵些。

簡振秋不想任何人知道簡白是他的血脈,他也並冇有因為簡白是他親生的而偏愛她,對她始終不溫不火。

對待孩子,簡振秋對簡書墨是溺愛——父親對長子、長女,總是更偏愛些。

對待江泌生的雙胞胎兒子,他寄予厚望,非常嚴厲教導,但那兩孩子像兩個猴王,調皮得天怒人怨,將來有冇有大出息還未可知。

對待最小的女兒,他疼愛、嚴格兼有。

唯獨用冷漠對待簡白。

雲喬的話,卻讓他的思路發生了很大改變。

簡白很有能力。

她又是他親生的。

對外咬死是繼女、不承認親生血脈,又有什麼關係?反正孩子是親的。

他也可以對簡白很好,甚至扶持她到高層。

他們父女共同對抗簡耀川,會更有把握。

“最近忙不忙?”簡振秋問她。

簡白:“還好,工作上的事,聽取大家的意見即可。”

“聽說老許總是為難你?”

“冇有,他在教導我。嚴師出高徒,許部長總不會在那個位置待一輩子,他希望我能儘快成長起來。”簡白說。

簡振秋很欣慰:“小白,你懂得長輩的苦心就好。老許算是我師弟,他是很有能力的。”

“我知道的,爸爸。”簡白道。

簡振秋又問她的生活。

然後提到了簡耀川。

“……小叔叔那邊挺好的,私立醫院集團基本上冇什麼大事,他是平平穩穩接手。他對咱們家,態度是共贏,井水不犯河水。”簡白說。

簡振秋:“你得當心他用煙霧彈。”

“我會的。”

兩人聊了很多。

簡白的確有自己的思想,又對醫療行業特彆熟悉,知道哪些坑絕不能踩;對於經營,她也有自己獨特見解,有些跟簡振秋的想法不謀而合。

簡振秋便說:“你弟弟妹妹們還小,你姐姐是個吃閒飯的。集團裡麵,爸爸能依仗的隻有你。你好好努力,二十八樓有你的一席之地。”

簡氏醫療有一棟位於燕城中央商務區的大樓,一共三十二層。

二十八層以上,屬於集團高層的辦公室。

三十層,是總裁辦。

“謝謝爸爸。”簡白低頭,看著自己瑩白紅潤的指尖。

誰稀罕二十八樓?

我要的,是三十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