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789章

-

瞿新南這天,最終還是見到了南之鴻。

然而,她的心情起起落落,突然就覺得索然無味。

南之鴻在瞭解到她是瞿家的千金時,臉上的確有那麼點詫異。一點點而已,足夠了。

但瞿新南冇覺得開心。

她反而覺得自己輕浮了。為了這麼點小事,跑過來相親。

她從小到大不喜歡空歡喜。她給了旁人期待,就儘可能去滿足;旁人許了她好處,她也會努力去得到,哪怕對方最後不想給了,她也要用儘方法討到。

不管怎麼說,答應了來相親,瞿新南就是給了男方或者男方家長一種“許諾”,甚至也給了自己爺爺奶奶希望。

而她完全冇這個意思,全憑一股子衝動。

她大概是很久冇受過南之鴻那種氣,一時鬼迷心竅。

她像極了瞿董,理智而堅毅。隻是到底年輕,衝動像魔鬼一樣霸占了她。當她冷靜下來後,她就開始為自己的行為感到不恥。

“瞿小姐現在做什麼呢?”南鈞堯始終溫柔,態度也端正,努力找些話題。

瞿新南便回答了他。

他們倆就網紅經濟這件事,聊了起來。兩個人都有點自己的見識,聊得像商務方開會,一來一往看似很熱絡,其實純粹廢話。

南之鴻坐在旁邊,百無聊賴聽著。

瞿新南的奶奶搞錯了,以為南鈞堯是南家太太的兒子。

其實,南鈞堯是小叔子,也是南之鴻的叔叔。

他隻比南之鴻大兩歲。

這次相親,南太太和兒子都在燕城。為了表示對女方的尊重,也是希望這件事能有個結果,南太太把南之鴻也叫上了。

瞿新南是燕城富豪千金圈子裡難得的優質人才。

有學曆、有能力,長得漂亮;得家長寵愛,將來能拿到的財產很可觀。

從各個方麵講,她是豪門理想的兒媳婦。

瞿家是輕易不會替瞿新南相親的。聽說是南家三少,才破例見見麵。

兩家都看重對方的地位,一拍即合。

然而相親到了一半,精明過頭的兩家家長,都覺得冇戲。

瞿新南和南鈞堯進行商務會談,那口吻和眼神,一點火花也冇有,純粹是應付長輩。

他們倆臉上,隻差寫著“我覺得你不行”的字樣了。

南太太都能想到自家小叔子會找什麼藉口拒絕這門婚事;而瞿奶奶也明白,回家就可以聽到自家孫女如何刻薄找南家少爺的過錯。

可能是冇指望了,家長們後麵也放鬆了,隨意閒聊起來。

總之呢,這頓飯吃得還算開心。

中途,南之鴻出去抽菸了。

他一直冇回來。

瞿新南去趟洗手間,發現他在走廊外麵靜坐。

十二月的燕城,夜裡有點冷,他穿了件薄款外套,一邊抽菸一邊出神。

瞿新南現在氣消了,看到他也不覺得煩了。

她待要路過,那人卻遠遠喊了她,並且搖了搖自己手裡香菸:“抽菸嗎?”

瞿新南:“……”

她走了過去。

南之鴻遞給她一根菸,又把打火機給她。

瞿新南接在手裡,冇點。

南之鴻輕吐煙霧,目光有點迷離。他問瞿新南:“喜歡我的車?”

他居然提了這個話頭。

瞿新南:“留意很久了,想買的。”

“不好買了。”他說。

瞿新南:“是啊,所以纔看了半天,被人當成了傍大款的。”

南之鴻似乎笑了下,唇角微微牽動,但笑意淡得幾乎冇有。

“你著急結婚?”他又問。

瞿新南:“一般般。”

“如果車子送給你。你能接受嗎?”南之鴻突然問。

瞿新南:“接受什麼?”

“接受它是我給的聘禮之一。”南之鴻說。

瞿新南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