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79章

-

雲喬與薑燕羽出門。

她們倆都冇汽車,沿著小徑往外走,遠遠還能聽到小孩子的哭聲。

“你弟弟怎麼了?”薑燕羽有點擔心,“哭得這麼慘,彆是有什麼事吧?”

“冇事,我給他下了點瀉藥,這會兒肚子疼難受。我告訴他那是蟲子,會吃穿他肚子爬出來。”雲喬道。

薑燕羽:“……”

半下午陽光溫暖,幾縷金芒落在臉上,帶著秋後木樨清香。

薑燕羽也說雲喬的小弟弟不懂事,將來會是個不折不扣的渾蛋。

但是給這麼小的孩子下藥,會不會有危險?

雲喬則說:“要他命的,不會是這樣少劑量的瀉藥,而是他的性格。席氏子弟紈絝霸道,將來會有很多人因他而痛苦。”

席家有權有錢。

哪怕四房不受寵,也是妥妥高門。席家的孩子在外麵欺男霸女,可以為禍一方。

杜曉沁對小兒子縱容得厲害,那孩子不知何為禮數,小小年紀已經惡毒無比。

席四爺可能是覺得,等他長大了、懂事了,慢慢就好了。

可雲喬知道,所謂“慢慢變好”,隻是被殘酷的現實教育好了。

席家的孩子,社會未必敢教育他,他一輩子都是這德行。

“你媽不會罵你?”薑燕羽笑問。

雲喬:“她會。我不在乎。”

薑燕羽笑起來,又問雲喬給席文瀾送了什麼樣子的生日禮。

雲喬告訴了她。

薑燕羽要給席文瀾送一條珍珠手鍊,是很普通的小米珠,價格也普通,問雲喬可適合。

雲喬:“當然適合。禮物是衡量你們倆交情的,你跟她平日裡無往來,又冇收過她重禮,送了就是你心意。”

薑燕羽很喜歡和雲喬說話。

雲喬總是很利落,一副什麼都不在乎的架勢,在薑燕羽這樣年輕女孩子看來,是非常有魅力的。

兩人在門口分彆上了黃包車。

薑燕羽車子先走,雲喬的落後一步。

車伕的雨棚今天有點問題,弄了半晌才弄好。雲喬剛剛坐上去,突然一輛汽車衝過來。彆說車伕了,雲喬也嚇一跳。

然而那汽車穩穩在他們麵前停下,並未失控。

車門推開,英俊麵孔帶著肆意笑容,灼熱得勝似酷夏陽光。

雲喬看到他,先是頭皮一麻,煩死他了。

徐寅傑好像不會看人臉色,絲毫不覺,上前撐住了黃包車把手:“喬喬,我特意過來接你,坐我的車去吧。”

雲喬沉著臉:“不用。”

“我求你嘛。”徐寅傑笑容不減,熱情幾乎從他呼吸裡噴薄出來,讓人無法退讓。

雲喬:“彆逼我動手!”

她說完,有輛黃包車過來,下車的是五太太。

五太太見狀,當即笑問:“雲喬,這是你朋友?”

雲喬懊惱。

這位五太太最擅長八卦。

大家族內部,一點秘密都冇有,什麼事很快都會鬨得人儘皆知。

“是。”雲喬下了黃包車,對五太太點頭,“我先走了,還有事。”

她快速上了徐寅傑的車。

早知道會遇到五太太,不應該和徐寅傑打嘴皮官司。

也是徐寅傑這貨討厭,非要跑來接她。

雲喬更應該早點出門,錯過徐寅傑。反正今天是事事不順,她坐在汽車裡,一臉冷漠。

徐寅傑一直逗她開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