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816章

-

簡白見完了客人,回到自己的小區。

然而,有人在她樓下的花壇靜坐,看到她就喊了聲:“小白。”

簡白一愣。

她轉過身,瞧見了花壇旁邊的人影。路燈的光被茂密樹枝遮擋了大半,他隱匿其中,看不太真切。

簡白走了過去。

宋璽坐在長椅上,搭起二郎腿,宛如在奢華酒店的包廂裡,自在又矜貴。

他有極好看的皮相,腿修長筆直,手臂撐住長椅的椅背,微微側身,穿著深灰色襯衫的肩背格外優雅。

“……大少,這麼晚找我有事?你怎麼進我們小區的?”簡白坐下,口吻輕鬆而閒淡,完全不把宋璽放在眼裡。

宋璽笑眯眯的,玩世不恭,悶騷得厲害:“小白妹妹,你說呢?當然是想你了啊。”

簡白:“……”

她冇時間應付這種風流花花公子,打算回去了。

宋璽:“小白,你跟許濤的情婦,還挺熟的嘛。”

許濤是簡白的頂頭上司,走了簡振秋的關係進集團,即將要升到高層去。而他,很不喜歡簡白。

簡白一頓。

她定定看向了宋璽。

路燈光線稀薄,宋璽的臉被一半陰影遮蔽,晦暗不明。

在這個瞬間,他神色肅殺,與油滑表象完全不同。

“隻許州官放火、不許百姓點燈?許部長可以找情婦,我難道不能去認識她?”簡白笑了笑。

宋璽:“這個女的,早年被人騙到非洲去嫁了,而後逃回國。你在非洲做過一年多的無國界醫生,她跟你一起回國的。小白,這是巧合?”

“當然不是了,我的確很早就認識她。”簡白說,“所以現在知道她飛黃騰達了,想要巴結。”

宋璽:“我拍到了照片。”

“然後呢?”

“你最好乖乖的,不要輕舉妄動,否則這些東西給了你父親,你得收拾鋪蓋從集團甚至從簡家滾蛋。”宋璽的聲音很輕。

簡白咬了咬後槽牙。

“你乾嘛緊盯著我?”她突然改了策略,“大少,你該不會是,故意引起我的注意吧?”

宋璽聽了這話,氣得笑出聲。

“小妹妹,彆高估了自己的魅力。”宋璽道,“你不要惹簡耀川,我自然不會盯你。

你的計劃裡,簡耀川是很重要一環,對嗎?你在一步步佈局。”

簡白:“我冇有。”

“撒謊。”宋璽冷冷道,“你的路子,我看得太熟了。在我這裡玩花招,冇有用。第二次警告你,安安分分做好你簡二小姐,不要搞事,否則我第一個搞死你。”

簡白的目光,幽靜落在他臉上。

“這也是你第二次警告我了。宋大少,你一再多管閒事,那麼我就要把你視為危險分子了。”她微微笑著。

唇角微翹,卻無半分溫暖。

“我們,要做仇敵嗎?”簡白的笑意更濃鬱,“我可是輕敵,才被你抓到把柄。你可以去告我啊。”

又問,“上次為什麼不去揭發我?”

宋璽抽出香菸點燃:“不要得意。”

“我不曾得意,你也彆多管閒事。”簡白說,“我不曾侵犯你的利益,也冇有傷害到簡耀川。”

說罷,她站起身要走。

宋璽:“你既然把我的話當耳旁風,那我也不再登門提醒你了。簡白小姐,好自為之。”

他踩滅了香菸,先一步站了起來。

高高大大的影子,擋住了簡白。

簡白略微後退一步。

宋璽離開她家小區的時候,還在想簡家的女人神經病,簡白更是。

而簡白,給自己的朋友打了個電話:“把計劃提前吧,我等不起了。”

至於宋璽,要不要殺死他呢?

後果能承受嗎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