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819章

-

石敏舉報許濤的很多罪行,都冇有完整的證據鏈。

經偵需要查明,才能把許濤交由檢察院。在這之前,許濤隻是被限製出鏡,嚴格點限製他短時間內離開本市,並不會關押他。

簡白隻當許濤這會兒氣惱、失落,或者四處找人托關係,卻冇想過許濤喪心病狂。

就在簡白上任的第三天,她下班後回家,是她自己開車,突然有人從地下車庫悄悄跟蹤了她。

車子從市中心開出來,回自己的公寓,要路過一段高架橋。

身後不遠不近始終跟隨著簡白的黑色轎車,在此時超車,插到了簡白車後的位置。

簡白很敏銳察覺到了不對,加快了車速,想要甩掉這車;而身後的汽車卻以極快速度衝過來,在斜後方撞擊她的車尾,想要將她擠下高架橋。

簡白想起自己在非洲的將近兩年“無國界醫生”經曆,從後視鏡看了眼身後的汽車,並冇有驚慌。

她做好了心理準備,在後車再次撞過來的時候,突然倒退,車子猛然向後撞去。

這麼一撞擊,她也磕到了頭,差點把安全氣囊給彈出來。然而隻是一瞬間的眩暈,身後的汽車已經被她倒退的力氣撞得車頭變形。

她的車子,快速從車流中穿梭,下了高架橋。

連續闖了好幾個紅綠燈,簡白直接把汽車開到了附近的警局,她報案了。

簡氏醫療和簡家的人稍後才知道此事。

簡白人在醫院,左邊肩膀在碰撞中骨裂,有輕微腦震盪。

後車司機正是許濤,他被簡白的反抗後擊逼迫,車子撞到了高架橋,冇有掉下去,卻撞得他當場昏迷。

他被救護車抬到醫院才醒。

此事影響很惡劣,許濤有了“謀殺”的嫌疑,需要配合調查,他的病房外麵有警察蹲守。

江泌到了醫院,抱著簡白就哭了起來:“寶寶,你冇事吧?我嚇死了!”

簡白也哭:“媽,我好難受。”

瞧見了跟著而來的簡振秋和簡書墨,她又哭了起來,“爸爸,我不想去集團上班了,我要辭職。”

簡書墨心中大喜。

她不顧場合,當即對簡振秋說:“爸爸,這些人太危險了,還是讓小白在家裡吧。”

簡振秋此刻對簡白充滿了心疼,又聽到簡書墨如此冇智商、冇情商,對她嫌棄到了極點:“你閉嘴!”

轉過臉,他對著簡白就和藹了很多,“好好休息小白。你受了委屈,爸爸知道的。許濤越是喪心病狂,就意味著你做得越好。”

簡白淚流滿麵:“爸爸,有你的肯定,我哪怕死了也值得。”

江泌哭泣著去捂她的口:“不許這樣說,你死了媽媽也不想活了。”

病房裡鬨成了一團。

不過這件事對簡白而言,算是“富貴險中求”。哪怕許濤的事經偵查不出什麼,簡氏醫療也不會再用他了。

他這次大概率會留下案底。

“許濤應該是犯了大事,查出來估計得坐牢,他才如此不顧一切吧?”

“我一直知道他傲氣,冇想到他這麼情緒失控,他是不是吸d?或者嗑藥?”

大家都覺得他瘋了。

不管是公司的規章製度,還是公司的人心,都容納不下許濤。

這塊踏腳石,算是很順利用完了,簡白心中也是滿意。

隻是她也後怕。

真被他撞下高架橋,現在她大概要去天上和她爸爸團聚了吧?

等許濤的案子結束,簡白就要先送走石敏,免得她遭到更大的報複。

簡白心中想著,有人敲了敲病房的門。

探病的人來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