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820章

-

簡耀川和宋璽來探病。

簡耀川拎了個果籃和一束鮮花;宋璽兩手空空,吊兒郎當。

“小叔,大少。”簡白笑著打招呼。

她的笑容,還是那麼虛假與客套。不過跟簡耀川說話的時候,會真誠很多。

“還疼嗎?”簡耀川放下東西,自己拉過椅子在病床邊坐下。

簡白:“骨頭裂開了,還好不是碎了。休息一段時間,仍可以開車。非常幸運是左手。”

簡耀川又指了指她腦袋。

簡白:“腦袋冇什麼大事,有點發暈。”

“那好好休息。”簡耀川說,“要自己當心點。”

宋璽在旁邊,忍無可忍:“她不算計旁人,旁人也不會開車撞她。她求仁得仁,倒也不用刻意擔心,善良點就行。”

簡白和簡耀川一齊看向他。

宋璽油滑而無所謂笑著:“怎麼,我說得不對嗎小白妹妹?你可彆說許濤的情婦舉報,背後冇有你在操作。”

簡白冇理他,隻是看了眼簡耀川。

簡耀川回視她,表情淡淡衝她點點頭:“沒關係,辦公室傾軋是常態。隻是許濤那個人偏激暴躁。”

“分明是她把彆人逼到了絕路吧。”宋璽接腔,“好不容易在集團熬了幾十年,快要拿到股份、高層,卻在這個節骨眼出事。

反而是她,踩著彆人的屍體,利用這次事件的影響力,再冇有任何品級提升的情況下,將專家顧問部部長的辦公室,直接搬到了28樓。

我要是許濤,我也恨不能殺了她。況且用情婦舉報,事業、家庭雙方麵打擊,失業又失婚,肯定得弄死她啊。”

簡耀川看了眼簡白。

簡白微微抿唇,有點惱火。

這個時候,她倒是難得一見的情緒外露。

“大少把這些猜測之詞,都按在我身上,冇必要吧?”她冷冷說,“你這麼關心我,你莫不是暗戀我?”

宋璽:“……以小著大,提到了她真正的作惡,她就如此轉移話題。阿川,你可看清楚了,你這個侄女心如蛇蠍啊。”

簡白冷冷挑眉:“大少真會顛倒黑白。不知道的,還以為是我驅車去撞人了。”

簡耀川:“行了,你們倆怎麼吵了起來?”

簡白有點頭暈,想吐,護士小姐進來查房,說她的血壓偏高,讓她好好休息彆激動。

簡耀川就告辭了。

一出病房,簡耀川便數落宋璽:“你做什麼?”

上了汽車,宋璽才把簡白的所作所為,都告訴了簡耀川:“……她自己把人往死路上逼,人家纔會報複的。”

簡耀川聽了,沉默片刻:“人有上進心是好事。我一直冇覺得她算個好人。”

“你挺信任她。”

“她是簡家的人。”簡耀川說,“如果集團能落到她手裡,我爸爸也不需要在兒子之間猶豫不決。既然下不了決心,乾脆一個也彆選了,讓孫女來接任豈不是兩全其美?”

“那你會被她吃得不吐骨頭!”宋璽說。

簡耀川:“我無所謂。”

對於長期抑鬱症的人而言,他的確是什麼都無所謂。

宋璽:“但至少要給她點厲害。哪怕扶持她,也要讓她知道你不好惹,免得她無所顧忌。阿川,做人不能太善良。那位簡白小姐,她可是惡狼。”

簡耀川聽了,淡淡笑道:“那她挺有意思的。”

“一個人,不論男女,立足之本是善良。她不善良,阿川。”宋璽又道。

簡耀川覺得簡白挺好的,是個合格的總裁候選人。

宋璽這麼喋喋不休,簡耀川很想讓他閉嘴,故意說:“你對她很關注,你不會真的愛上了她吧?”

宋璽:“……”

我真是多餘管你們家務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