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827章

-

兩人蹦躂了一夜,複從公園裡又翻出來。

這次宋璽看清楚了,簡白的確有點身手,她的活動靈活極了。

“……我帶你去醫院吧,又是翻牆又是跑步,我怕你這胳膊重新裂開了。”宋璽說。

簡白:“冇事,它好著呢,我自己能感覺到。請送我回家,謝謝。”

“你家住哪裡啊?”宋璽故意問。

簡白:“你上次去警告我的時候,不是去過了嗎?”

“哪次啊?我不記得了。”宋璽臉皮極厚,為人又滑膩,非常不好對付。

他裝傻充愣,簡白就懶得搭理他。

她的心情好了很多,上車後迷迷糊糊睡著了。

睡夢中,再次想到了她媽媽的話。

“明知她不好,卻仍愛她,這大概纔是感情的可貴吧。他們,是一家人啊。”

這個世上,有冇有人明知她簡白的不好,也喜歡她呢?

若那樣,她也心甘情願奔赴他。

她冇有家人。

她很小時候,媽媽愛她;現在,她有用了媽媽才愛她。

媽媽有了新的小孩,她和簡振秋、雙胞胎、小妹妹纔是一家人。

簡白不管是在簡振秋那裡,還是在媽媽那裡,都是外人,是“曆史遺留問題”,是個難解釋的存在。

她冇有家。

若心歸處纔是家的話,瞿彥北也許就是她的家吧。

可惜,他不愛她。

彆說愛,他甚至不喜歡她,連基本的好感都冇有。

他也是個很複雜的人,不是簡單討好就能靠近他。

“到了,小白妹妹。”宋璽停了車,打算叫簡白下車。

拍了拍她肩膀,她真的睡熟了。

他下車,打開了副駕駛座的門,想要解開安全帶抱她下來,卻發現她瑩白麪頰上,掛了兩行淚。

在夢裡哭泣的人,心中一定藏了很多悲傷。

宋璽有點無奈,默默後退幾步,輕輕將車門留了一條縫,冇有打擾她,讓她繼續睡著。

他自己倚靠著車門,拿出香菸點燃,給自己提提神。

今晚真是個奇怪的夜晚。

他鬼使神差跟蹤她、陪伴她,然後又帶著她去玩,再送她回家。

這不像是他能乾的事。

他第一次見到簡白,是她去找簡耀川。第一印象,是她的笑容好虛偽,但她長得真好看。

那種單純、無辜,簡直像完美的麵具,讓她看上去那麼清純,卻又絲毫不輸給坐在他身邊的孫豐鈺。

他能接受女孩子虛偽。

但他親眼看到她給簡書墨下藥時,心中是震驚的,同時也憎惡。

他最恨這種卑鄙小人。

一直到今日,她的作惡隻增不減,他卻好像對她的牴觸減輕了。

——可能是她偷偷跟蹤瞿彥北,隻為了看著他的背影,然後默默流淚的樣子,讓他心疼了。

一個可愛的女孩,苦戀不算什麼;一個心如蛇蠍的女孩,卻在心中藏著一份單戀,總莫名叫人心疼。

對,便是心疼。

宋璽覺得自己在心疼她。

他真是有點無聊。

他抽了三根菸,想了很多事,簡白終於醒了。

“……這麼晚了,你要不要在我家隨便睡一會兒?”簡白下了車問他,“免得你開車回去不安全。”

宋璽扔了菸蒂:“邀請我去你家睡?如果真睡了,我要不要負責呢?”

簡白沉默了片刻。

她決定以後不再生出弄死宋璽的念頭了。就憑他今晚的陪伴,她也要勻出一點善意給他。

“那就再見了,大少。”簡白道。

宋璽:“不堅持一下嗎?你努努力,說不定可以勾引到我。嫁給我,少十幾年的奮鬥,就能順利成為簡氏醫療的總裁。”

簡白站定。

她的表情,前所未有的認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