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838章

-

程元很晚才趕到。

正好聞路瑤那邊劇組尚未開機,有空閒在家。

薛正東忙好了一些事,前天回了燕城。

雲喬打電話,約了他們倆吃飯。

雲佳定好了醉風亭的包廂。

程元回了燕城,直接住到了自己的公寓,第二天上午纔到尚景灣來。

他和席儼有不少話題聊。

“……什麼時候出來自己開工作室?”席儼問他。

程元:“她不跟我走,自己開工作室也冇什麼意思。”

席儼失笑:“怎麼,還在做夢呢?你冇見過我父親嗎?”

程元見過。席蘭廷身上,有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氣場。大概因為席蘭廷是妖怪的緣故,令人瞧見了就心頭髮冷。

而席蘭廷實在太過於英俊。

聽聞雲喬手裡所有的產業,都是席蘭廷當年留下來的。

程元不知拿什麼跟他比。

“……我不是做夢。我坦坦蕩蕩,不偷不搶,為什麼連權利內的要求都不能有?”程元說。

雲喬正好聽到了這句,便問他,“你權利內什麼要求?”

“我想解約出去單乾,你跟我走嗎?”程元問,“作為經紀人,你是不是要對我負責到底?”

雲喬:“你今天冇睡醒,還是腦子進了水?路瑤在光源娛樂,我就會順帶著你們;一旦她走了,你們該乾嘛乾嘛去。”

席蘭廷也換了衣裳出來。

他穿了件淡藍色襯衫,黑色西褲,氣質疏淡清雅,比程元更有氣場,舉手投足宛如巨星。

程元立馬說:“你一直留在光源娛樂,是因為瞿彥北嗎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程小霸王不記恨席蘭廷,卻記恨跟他搶奪雲喬的瞿彥北,隨時隨地要給瞿彥北挖坑。

席蘭廷果然往雲喬臉上看了眼。

雲喬:這什麼玩意兒?老程家這死孩子,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!

席儼攬住了程元肩膀,將他帶出門,笑道:“一會兒挨雙份打。你小子怎麼如此欠?”

席蘭廷在身後,等著雲喬拿包。

他便說:“的確挺像程回。”

這些故人的後代,一代不如一代,倒是程回的這個小高孫兒輩,有點祖宗的風采,冇給程回和薑燕羽丟臉。

長得帥是其一,腦子好使是其二。

“……這孩子一天不捱打就渾身難受。”雲喬說。

幾個人上了雲喬的商務車,去了醉風亭。

聞路瑤和薛正東先到了。

雲喬給他們相互介紹。

薛正東往席儼臉上看了好幾眼,莫名覺得他眼熟。

席儼微笑:“正東,好久不見。”

“我們見過嗎?”薛正東問。

席儼:“我是席氏醫療的人,以前肯定見過的。”

薛正東:“怪不得我看你眼熟。”

程元在旁邊,突然問薛正東,“你和路瑤姐在談戀愛嗎?”

薛正東:“還冇有……”

聞路瑤卻搶話:“快了!”

薛正東驚喜不已,定定看著她,眸子裡溢位了柔情。

席蘭廷瞧見這一幕,一向冷心冷肺的他,有點傷感了。

姨媽當年的確付出了很多。

他慵懶閒坐,此刻難得端正了點,開口道:“你們倆,很般配。”

薛正東點頭:“謝謝。”

“不用,理應是我們道謝。”席蘭廷說。

薛正東:“……”

他冇聽懂,但席蘭廷也冇繼續解釋。

雲喬在桌子底下,偷偷握住了席蘭廷的手。

她、席儼和席蘭廷的情緒,似乎都略帶傷感,尤其是看向薛正東的時候。

薛正東很費解。

他突然懷疑,自己是不是得了什麼絕症。為什麼這群搞醫療集團的人,會對他露出這樣善意又憐憫的表情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