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839章

-

席儼一生的努力,都隻為了討得他媽媽一聲讚許。

所以,他不管是容貌還是舉止做派,都酷似席蘭廷。

在他心中,父親那樣,才能讓親媽滿意。

薛正東便覺得,席儼和席蘭廷很像兄弟:一樣英俊的容貌、一樣清傲的性格。

唯一不同的是,席儼散發出來的氣場,是暖融融的;而席蘭廷的一切,包括他那善意的眼神,都冷冰冰。

中途,薛正東去洗手間,出來時候遇到席儼。

席儼問他:“抽菸嗎?”

“行。”

兩人便到餐廳外麵的走廊儘頭,站著抽菸閒話。

陽光溫暖,這個時節不冷不熱,徐風輕緩拂過肌膚,裹挾了荼蘼的濃香。

“……還是覺得你很眼熟。”薛正東道,“但我實在想不起到底什麼時候見過你。”

“你很小的時候。”席儼笑了笑,眸光漆黑幽靜,不起半分漣漪。

“你應該比我更小。”薛正東說。

席儼:“可能我一直冇變。”

不想他繼續深究此事,席儼很快轉移了話題,“你和聞小姐,何時結婚?”

薛正東聽了,心中閃過幾分喜悅。

外人覺得他會和聞路瑤結婚呢。

“我們,還不算男女朋友。”薛正東道。

席儼聽了,似乎不解:“為什麼還不是?”

依照薛正東的手段,早就可以追到聞路瑤了。

“我非常喜歡她。”薛正東說。

席儼:?

薛正東:“所以要很認真對待她。不僅僅我的感受重要,她的感受也很重要。她覺得時機不適合,那就順著她的節奏。”

席儼輕輕吐了一個煙霧,笑了笑:“的確很有耐心。”

“我珍重的感情,自然要萬分耐心。”薛正東說。

席儼偏頭看了眼他:“其實,你是篤定她喜歡你吧?”

薛正東:“……”

一語戳破。

所有的不疾不徐,都因為胸有成竹。

薛正東很認真追求了聞路瑤將近兩年,他知道自己在她心中,已經不可缺少。

她顧慮的,無非是工作和愛情相沖突,而工作對她很重要。

既然她心裡有他,那就慢慢等。

就像小火燉肉,才能入味。

美妙的愛情,也像美食,需要細緻與耐心。

薛正東尊重聞路瑤不假,他心中有數也是真。

“……我覺得,你很沉迷於‘穩操勝券’的感覺。不過,你在聞小姐身上,倒是拿出了你畢生的忍耐。”席儼說。

薛正東:“你這樣說話有點嚇人,好像你們在監視我。”

席儼微笑。

薛正東又問他,“你是雲喬小姐的什麼人?”

“我是她兒子。”席儼說。

薛正東不解:“為什麼?”

“她養大了我、栽培了我,自然而然就是我的母親了。”席儼道。

薛正東:“你是從小被她家裡收養,和她一起長大嗎?”

席儼:“正東,他日你回想起今天這些話,你會覺得自己很蠢。”

薛正東:“……”

雖然話說得很奇怪,席儼情緒裡的善意,甚至熟稔,薛正東看得出來。

他不能理解席儼和雲喬的關係,隻能儘量去包容。

他和席儼回到包廂門口時,聽到裡麵的雲喬,正在跟聞路瑤說話。

雲喬的聲音不低,一句話便飄入了薛正東的耳朵裡。

“……他約你做什麼?”

薛正東心中咯噔了下。

這個“他”,不是薛正東。

是誰在約聞路瑤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