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843章

-

薛正東會做很好吃的飯菜。

少油少鹽的東西,總是和“美味”背道而馳;但薛正東能買到特彆新鮮的食材,饒是清淡,也鮮甜可口。

聞路瑤認識他,能蹭上飯,就不需要吃那些糟糕的減肥餐了。

吃飽喝足,他們倆沿著小區散散步。

薛正東一直牽著她的手。

他們倆在小區裡,還遇到了下班回家的瞿彥北。

“……你們這是,談戀愛了?”瞿彥北笑道,“你跟經紀人說了嗎?”

“說了。”聞路瑤道,又數落他,“資本家的嘴臉太險惡了,難道我談個戀愛也耽誤了你賺錢?”

瞿彥北:“……”

作為單身狗,瞿彥北拎著自己的沙拉和酸奶,上樓去了。

散步回家,聞路瑤和薛正東窩在沙發裡,看一部很老的愛情電影。

其實兩個人的心思,都不在看電影上。

“正東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之前有段時間,連續大半個月夢到你,夢裡還挺連貫的。”聞路瑤說。

薛正東:“夢到些什麼?”

聞路瑤就說自己被他關在房間裡,然後他和她纏綿的事。

“……真的?”他失笑,不輕不重捏住了她下頜,“夢裡,你也跟我做過了?”

聞路瑤的臉發燙:“你不要犯規。”

“寶寶,你難受嗎?我有點……”

他拉過她的手。

聞路瑤撫摸到了他,隻感覺他渾身發燙。

他低頭親吻她的時候,她便冇有動。電影裡的男女主正在月光下親吻,薛正東將聞路瑤按在沙發裡。

“要去床上嗎?”他問。

聞路瑤氣息不穩:“好。”

這個夜晚,很漫長。

雲喬和席蘭廷吃了晚飯,送席儼和程元去飛機場:他們倆一個回紐約,一個去外地工作。

回來路上,雲喬自己開車。

“……現在的汽車,比以前的好開多了。我還記得姨媽非要自己開車,然後把自己給弄死了的事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:“很久之前了。”

“但曆曆在目。”雲喬說,“我時常會想起那一幕。以及,她最後見我的那一麵。”

席蘭廷:“不要難過。”

“我不算難過。但等哪一天正東拿回了他前世的記憶,他估計會恨我們。也許,他會把路瑤藏起來,不讓她再見我們。”雲喬說。

他們奪走了薛正東最愛的人。

薛正東上輩子,始終跟雲喬不親近。

一開始,他很難控製自己不去恨雲喬。

不過老了之後,他也釋然了。

放下了、接受了。

往事,都過去了,他們迎來了春天。

雲喬覺得現在的日子,是她最好的日子:席蘭廷回來了,鶯鶯轉世成功了,聞路瑤和薛正東找到了彼此。

她很圓滿。

“我真的可以退休了。昆明的氣候好舒服,我們再過一年半載就可以去養老了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:“我怕你捨不得走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你總是很喜歡熱鬨。現在圍繞在你身邊的這群人,你又跟他們建立了感情,有了牽絆。也許,你會在燕城養老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:“其實也可以啊,畢竟這裡曾經是我們的家。”

第二天,聞路瑤告訴雲喬,她不打算曝光薛正東,不想圈內的人議論他。

所以,他們倆會一直談談戀愛、結婚,可能結婚的時候會對粉絲說一聲。

雲喬跟歐陽勤報備了此事。

藝人談戀愛,肯定要說下的。

隻是聞路瑤並非愛豆,她的戀愛不屬於違反公司規矩,隻需要告訴公司一聲,提前做好預案,免得曝光時候措手不及。

歐陽勤很好奇:“她跟誰談戀愛?王潤忻?”

“為什麼是王潤忻?”

“王潤忻給她介紹很多資源,很多人說他在追求路瑤。”歐陽勤道。

雲喬:“不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