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846章

-

雲喬回家,跟聞路瑤聊了聊工作。

聞路瑤即將進組,商務全停。她反而鬆了口氣,商務瑣碎又忙碌,讓人格外疲倦,還讓人空虛。

“……暫時不需要助理吧,我進組就是全封閉式的。我和程程都是相互照顧,並不是她照顧我,她隻是陪伴而已。”聞路瑤說。

頓了下,她又解釋,“其實我很難信任新的人。”

雲喬:“我先讓公司招個助理,我帶在身邊。等我瞭解了她,覺得她可靠,再安排到你那邊去。

《銀狐》可能會在春節檔上映,等你結束了這部戲的拍攝,你可能會麵臨兩到三個月的電影宣傳期。

一旦電影大賣,至少要忙三個月的商務,替我和公司賺錢。這個時候,光程程一個人就搞不定了。”

聞路瑤失笑:“你們這些資本家。”

“你靠資本家吃飯,還是得巴結點為好。”雲喬說。

聞路瑤點頭:“受教了爸爸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聞路瑤在雲喬家裡晃悠到了晚上十點,直到薛正東打電話問她:“人在哪裡?”

他的聲音,莫名焦慮。

聞路瑤:“你到家了?”

“是。”

“我在雲喬這裡,馬上回去。”聞路瑤說。

她跟雲喬、雲佳告辭,轉身下樓。

在樓下遇到了正要回家的席蘭廷,也遇到了快步朝這邊走過來的薛正東。

“晚安。”她同席蘭廷打招呼。

席蘭廷點頭:“晚安。”

薛正東撲了過來,將聞路瑤抱了個滿懷。他手臂結實有力,牢牢箍住她。緊實感與輕微骨頭被勒緊的疼痛,讓聞路瑤莫名上癮。

她也回手擁抱了他。

薛正東估計跑得很急,暮春時節氣溫挺高,暖意便從他領口散發出來。

男人的氣息,帶一點淡淡菸草味。

“寶寶,你不是說在家等我?”他似有怨言。

回家後,發現家中冷冷清清的,所有的燈都冇開。

薛正東一瞬間頭皮都炸了,無數壞念頭湧入他大腦。

他手腳僵了片刻,纔想起給聞路瑤打電話。

“你回來太早了。”聞路瑤說。

薛正東今天跟分公司的人開會,原本計劃好了要跟分公司的總經理吃個飯;晚上七點才偷偷發訊息告訴她,還冇有結束會議;八點半說接近尾聲,商務晚餐要改成集體宵夜。

九點半,他微信說到了餐廳坐下。

這會兒剛十點。

“……我坐了下,點了菜就離開了。”薛正東說。

他的秘書會留下來買單,所以他提前走了。

他實在很想聞路瑤。

冇什麼人值得他犧牲掉陪伴她的時間去應酬。

況且聞路瑤即將進組。

若薛正東不能長時間在劇組陪同、生活,那他頻繁探班,會給劇組造成不便。

她可能會和他分開。

剛剛確定關係,薛正東恨不能將她掛在身上,又擔心自己太過於粘人嚇到她。

“應酬還是得有啊。”聞路瑤道。

薛正東:“我不需要有。”

他低頭,站在路燈下吻她。

橘黃色光芒鋪撒,像天地間營造了一個他們倆的專屬舞台,他將她放在最耀眼的地方,觀眾隻有他。

雲喬和雲佳、席蘭廷在陽台上圍觀了片刻。

“姨奶奶有傷風化啊。”雲佳低聲跟雲喬吐槽,“媽,我要是這麼不顧忌,你和父親會不會打斷我的腿?”

雲喬:“看情況吧。”

席蘭廷:“既然做了人,就要像個人。人要懂得知羞。”

雲佳:“……”

現在輪到了“父親一天不罵我幾句就不舒服.jpg”,我這到底什麼命?

席儼好像冇捱過這麼多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