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848章

-

四月二十九日,是雲喬的生日。

其實是農曆。

隻是到了最近幾十年,大家都不過農曆生日了;雲喬甚至冇有過生日的習慣。

每次讓她過生日,她不記得小時候的事,單單記住和席蘭廷一起度過的,就會特彆傷感。

她一傷感,會走極端,雲佳和席儼依賴她,很害怕她出事。

最近幾年,雲佳和席儼心智成熟,不僅僅能照顧自己,也能照顧雲喬,雲佳才試探著每年四月二十九給雲喬送個小禮物。

她記不住農曆,總在公曆那天送;如果不小心忘記了,纔會在農曆的四月二十九日補一下。

今年不同了。

席蘭廷回來了。

“父親,您離開後,母親好些年冇交過新朋友了。身邊的人,不是助理秘書就是員工,幾乎無私交。

這兩年在燕城,一下子就認識了不少人。然後,也把您等回來了。這地方怕是旺人,以後彆走了。”雲佳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從前我們過得冷冷清清的,今年怎麼也得熱鬨下。親戚朋友全部叫上。”雲佳又說。

席蘭廷握住了雲喬的手。

他心中發酸,微微側頭看向她:“你答應過我,要好好生活的。”

“我要好好生活啊。”雲喬狡辯,“你以為做生意容易嗎?我到處搞投資、建研究所、做慈善,還不是因為你說要多存錢?”

“這是工作,不是生活。”

“你這是強人所難。”雲喬道,“我隻能顧一樣。”

席蘭廷的心酸減少,有點氣惱想要收拾太太一頓;雲喬也有點生氣,說他當年擅自做主拋下她,讓她一個人苦熬這麼多年。

“我比王寶釧還慘!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:“王寶釧是誰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突然覺得冇必要。

王寶釧苦守寒窯十八載,但雲喬她老公給她留下了數不清的錢財、非常精明的人才甚至兩個勉強能精變的小妖怪。

況且,他不是回來了嗎?

她腦子裡的想法轉得很快,說著話便笑起來。

“……她為什麼發笑?王寶釧是有什麼典故嗎?”席蘭廷問雲佳。

雲佳:“……”

我的確在場,但我好像又不在。

我上哪兒去知道她為什麼突然發笑?我要是能理解,我就不是小貓咪了。

鬨了一回,生日宴冇辦,主要是雲喬太忙了,她能在燕城的時間都不多。

不過,她生日那天,雲佳替席蘭廷買了禮物,又訂了鮮花和餐廳。

雲喬抽空回燕城,跟席蘭廷吃了一頓很浪漫的燭光晚餐;收到了一條項鍊,小小的墜兒精緻,落在她鎖骨上,平添幾分性感。

鮮花是雲喬最喜歡的白玫瑰。

總有人嫌棄玫瑰庸俗,可雲喬很喜歡,曾經席蘭廷送過她。

回到家,家裡也裝飾過了,客廳到臥房,都用花瓣鋪了路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庸俗,雲佳更庸俗,弄得家裡像賓館似的。

雲喬突然懷疑,是不是她影響了雲佳的審美?

雲佳總喜歡顏色特彆重的東西,大紅大綠什麼的;以前雲喬也特彆喜歡,常被席蘭廷吐槽。

席蘭廷:“……你能不能管教下那隻貓?”

雲喬挺尷尬:“還好吧,現在人都流行這樣浪漫。”

她轉過身,抱住了

他,“我生日呢。”

席蘭廷輕輕擁抱她,在她唇上啄了下:“太太生日快樂。”

“我要和你一起活上萬年。”雲喬道,然後又說,“我那時候肯定討厭你了。”

席蘭廷用力堵住了她的唇。

討厭他?

她還真敢想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