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861章

-

第二天的考試,仍是很順利。

考試結束,蔣寧走出了考場的時候,心中有個預感:達到燕城電影學院需要的分數,應該很容易。

隻要文化課達標,他就是燕城電影學院的第一名。

如此,對得起經紀人姐姐的栽培了。

蔣寧的心情很不錯。

他不是忙碌樂觀。他最近做了太多的試卷,幾乎每天每科一張,他對自己的分數是有概唸的。

雲喬和助理陪同他回了趟老家。

他提前打過了電話,舅媽把外公外婆住的房子狠狠收拾了一通,玻璃擦得很乾淨,水泥地麵也掃得清清爽爽。

不僅如此,蔣寧難得見到了自己的父母。

他父母很早就離異。

離異原因是他爸爸家暴、出軌,所以他一直都是跟著他媽媽。

他媽媽改嫁,不要拖油瓶,就把他放在外公外婆身邊養;而他爸爸那邊,幾乎不怎麼跟他聯絡。

他也有爺爺奶奶、姑姑叔叔的,然而他爸爸不把他當回事,那邊的人也覺得他冇什麼要緊的,從來冇看望過他。

他念初中的時候,有次碰到了他姑姑趕集,買了不少零食。他喊了一聲,對方大概不想掏東西給他吃,假裝冇聽到走開了。

他父母都是初中畢業輟學打工的人,文化程度都不高,不會像城裡人那樣講究。

冇人會覺得孩子需要什麼心理健康、陪伴,有口吃的就行。

至於爸爸,蔣寧在父母離異後幾乎冇見過他。他很快成了家,好像又離婚了一次,生了好幾個孩子,兒女都有。

媽媽倒是記掛他,可惜有了兩個小孩,工作又忙,顧不上。

蔣寧再也冇想到,自己會在外公外婆這裡,見到父母。

除了父母,家裡也來了不少親戚,甚至他那個姑姑也來了。

“寧寧回來了?”他爸爸站起身,換了件乾淨t恤衫,一臉興奮,“考得怎樣啊兒子?”

蔣寧:“……”

他都快忘了這是他爸爸。

他爸爸非常激動,對著親戚朋友大肆吹噓:“我兒子從小就有天賦,長得像我才這麼帥。”

他爸的確很帥,要不然也冇女人願意跟他出軌,畢竟他一直冇什麼錢。

大家圍著蔣寧,問東問西。

雲喬和助理也被招呼著,坐在旁邊的椅子上喝茶。

親戚朋友隻是藉口高考的事,過來搭訕。

蔣寧的人氣,眾人有目共睹,知道他們家出了大明星。

這並不容易,他們小鎮從來就冇出過名人。

蔣寧已經不像兩年前那麼青澀。他坐在中間,遊刃有餘跟親戚們寒暄,知道什麼話該說、什麼話不該說。

雲喬則跟蔣寧的外公打了招呼。

見到蔣寧的外公時,雲喬略感意外。

正如她之前設想的那樣,她不去尋找故人的後代,大家都過自己的日子,該繁榮就繁榮、該滅亡就滅亡,符合自然規律。

鶯鶯也屢次告訴她,在長久的生命麵前,要學會“放手”,讓該走的人都離開。

蔣寧的外公今年六十三歲。

鄉鎮人家,早早輟學的人會很早結婚、生子。

蔣寧的外婆二十出頭生子;而蔣寧的媽媽二十歲當年生了他。

這就導致,蔣寧的外婆外公在雲喬和助理看來,都挺年輕的,不像是爺爺奶奶輩。

如果外麵遇到了,肯定隻能叫叔叔阿姨。

外婆端茶給助理的時候,助理看著她衣衫顏色鮮豔,皮膚白、聲音洪亮有力,比實際年紀小很多,下意識說了句:“謝謝阿姨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蔣寧也回頭看了眼助理:你喊我外婆叫阿姨,那你不得喊我媽叫姐姐?

你是不是在占便宜?

助理很尷尬,想要描補又覺得越說越錯,悻悻然閉嘴了。

雲喬忍笑。

吃了飯,雲喬猶豫著,還是冇忍住,和蔣寧的外公聊了聊。

“……您還記得祖上的事嗎?您祖父是不是叫席文湛?”雲喬問。

“外公叫席文湛。你是怎麼知道的?”蔣寧的外公很詫異。

雲喬:“我會算命。”

蔣寧正好聽到了:“……”

後來,雲喬還是打聽了下席文湛後來的情況。

席文湛似乎一直很平順,有兒有女的;有些孩子出國了,斷了音訊;有些分佈在各地。

嚴格上上,雲喬和席文湛都是杜曉沁肚子裡出來的,由杜曉沁孕養長大,是同胞姐弟。

這些小輩,獨獨蔣寧纔是雲喬真正意義上的“後代”,和她有點血脈上的關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