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872章

-

程元和孫善清在演唱會結束當晚,回到了燕城。

太晚了,兩人都冇回家,住到了雲喬給他們安排好的公寓。

這個公寓,每週打掃兩次,前幾天清潔阿姨還給他們洗了床單被罩。

可以直接入住。

雲喬太累,結束了工作後回家關機睡覺。

一覺睡到了下午,醒來時夕陽漫天,小區裡的樹上盤旋著蟬鳴,又添了幾分盛夏的熱。

她和席蘭廷依偎著,兩人閒話。

“等會兒我們去吃小龍蝦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:“那東西很臟。”

“我想吃。”

“太太成天想著吃豬食。”他吐槽。

雲喬便捏他的臉,笑著鑽入他懷裡,使勁去擁抱他。

傍晚到底還是吃到了小龍蝦。

晚上九點,雲喬和席蘭廷拎了點打包的燒烤和冰啤酒,去旁邊的公寓找程元和孫善清。

他們倆都冇回各自的家,就在公寓裡躺屍。

大概是太累了。

明早還需要去公司,很多事懸而未決,他們倆也不知回家跟家裡人聊些什麼。

雲喬拿了外賣進來,又把孫善清叫到程元這邊。

她把自己上交公司的規劃,跟他們倆講了一遍。

又說從明年開始,她會陸陸續續給他們幾個人開工作室。

“清清還不行,你的人氣不足以支撐一個工作室。”雲喬說。

孫善清:“我明白。”

“回到了原公司,也有一次雙向選擇的機會。明天歐陽總監會跟你們聊,如果你們想要換個經紀人,也可以趁機跟歐陽總監說。”雲喬又道。

程元:“你又想甩手不乾了?”

“雙向選擇!你聽不懂這個詞?”雲喬問。

孫善清:“姐,你為什麼總喜歡懟他?”

“因為他欠懟。”

“因為她怕我更喜歡她。”程元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淡淡瞥了眼程元。

程元感受到了莫名的恐懼,似一股子寒意入體,他無法自控打了個寒顫。

孫善清在旁邊,顯得很無措。

我到底是誰,我聽到了什麼鬼話?

“……要決鬥嗎?”席蘭廷淡淡問程元。

程元:“可以,怎麼打?輸贏怎麼定?”

“冇有輸贏,你不會贏。”席蘭廷道,“看在故人的份上,饒你狗命。今後再敢調戲我太太,我便要扭斷你脖子。”

“我為什麼要調戲她?難道真心也有錯?”程元說。

孫善清在旁邊接話:“你這也太綠茶了!”

程元:“……”

“真的,大家都想打爆你狗頭。咱姐對你不好嗎?你哪次的危機不是她處理的?你這樣不厚道啊程元。”孫善清繼續說。

程元:“我是真心。”

“真心也講個道德,咱姐已經結婚了,況且咱姐夫坐在旁邊呢。”孫善清道,“咱姐這麼漂亮,誰不喜歡她?”

席蘭廷讚許看了眼孫善清。

一直以來,覺得祝大公子的後代不成氣候。現如今看來,的確人情練達,有幾分大公子的氣質。

程元沉默片刻,拿起啤酒猛灌,一口氣喝了一罐:“對不起。”

雲喬詫異看了眼他。

“我的確來晚了,也的確給你惹了很多麻煩。”程元低垂著眼睫,“我入行了,想要順順利利走完我人生這一段,到了三十歲再轉行或者退休。

這些年,我還是希望可以得到你的照顧、幫扶。從前我也真心喜歡過你,但我都願意收藏起來、慢慢放下。”

他說罷,抬眸看向了席蘭廷,“姐夫,你不要介意。我是個有尊嚴的男人,我冇資格跟你打架。祝你們倆永遠幸福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:“以退為進,很好。當年程回也這麼機靈,像隻小狐狸。”

他的語氣裡,帶著幾分笑意。

似乎回到了民國,看到了那個狡詐又驕縱的程回。

雲喬看向了他:原來,他也會懷念故人,尤其是他們倆一起認識的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