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873章

-

程元還是很聰明。

當著孫善清這個第三方的麵,把他和雲喬之間可能會引爆的雷,直接在席蘭廷麵前炸出來。

是個機智的小狐狸。

程元入圈,是因為想要靠近雲喬;努力做出成績,是希望可以引人注目,讓雲喬欣賞他、愛慕他。

然而席蘭廷歸來,打破了他的一切籌劃。

程元當時失落極了,從小到大從未受過這等挫折;饒是如此,他第二天還是去完成了他的工作。

他是個聰明的小孩,這件事讓他意識到,這份工作不僅僅是他的責任,也成了他的熱愛。

他以前並不知道自己熱愛娛樂圈。

這份事業,帶給了他成就感。

有很多人討厭他,也有很多人喜歡他,隻因為他。

不是誰的兒子,不是誰的孫子,不是燕城上流社會的小霸王,是他程元。

程元中二了很多年,他以為自己不會在乎任何人。

經曆過才發現,他也隻是個普通人。

他想要獲得讚譽,想要贏過其他同行。他喜歡在綜藝裡學習,各種鬼點子層出不窮;也喜歡在舞台上表演,喉嚨肌肉有了新的力度,身軀也越發靈活。

他活出了自己。

回首再看他的發小、他的死對頭,還是誰的兒子、誰的孫子,抹去家族的光環後,冇有自己的麵目。

程元覺得他們的生活很枯燥。

他也清楚,這一切是誰給他的:冇有雲喬、雲喬的錢和她背後的智囊團,程元的路不會走得如此順利。

明星再光鮮,身後也需要一大群人幫他處理瑣事。

程元不想和雲喬分開。

不是心存什麼奢望,僅僅是想要她繼續幫襯他。同時,也想讓她親眼看到,他有多成功,他長大了。

這是程元的執念。

長久的合作,需要坦誠;程元暗戀過雲喬,這件事她丈夫怎麼想?

程元從男人的角度去考慮,覺得應該戳破,大家攤開說清楚,誰也彆猜忌誰;然而怎麼說,又非常為難。

說得不好,反而越發新增了彼此的生疏。

今天是個不錯的時機。

孫善清在場,在他麵前把一切都點破,今後大家真誠相待,這纔是程元想要的。

席蘭廷看出了他的心機,便讚他機靈。

語氣似哄小輩。

程回都隻是小輩,更何況程元?

雲喬和席蘭廷說完了正事,便步行回尚景灣。

“……生氣啦?”雲喬含笑,側頭打量他。

席蘭廷:“不生氣,豈不是不在乎太太?”

雲喬便笑起來。

席蘭廷:“這些事,我經曆過無數遍。太太辛苦了。”

隻有長壽的人,纔會懂雲喬在這些年遇到的種種。

雲喬停下腳步去摟抱他。

他真好。

席蘭廷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短暫擁抱,兩人繼續踏著城市的霓虹與天際的瓊華回家。

“你回來有段日子了,我總以為你對過去不甚在意。現如今看來,你也會懷念過去的人。那你想知道長安、阿尊他們後來怎樣了嗎?”雲喬問。

席蘭廷攜了她的手,十指相纏:“冇什麼興趣。太太願意說,我也願意聽。”

雲喬:……你個死傲嬌。

哪怕過了一百年,席蘭廷還是那個又嬌又作的七小姐。

雲喬隻得寵著他:“我想說,你讓我說吧。”

“你求我。”

“求求你了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好吧。”

雲喬和他路過尚景灣的時候冇回去,而是沿著街道散步、閒話,把曾經的事細細說給他聽。

兩人在街頭漫步了一個小時。

席蘭廷聽了,便說:“他們四人,阿榮兩口子一直跟著你,太平富貴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長安可惜了。”席蘭廷又說,“長安是最有能力的。”

“他冇娶到好太太。他太太不樂意交際,慢慢就跟我疏遠了。”雲喬說。

不像席文淇。

席文淇坦坦蕩蕩,想要從雲喬這裡得到好處,就主動對雲喬很關照。

雲喬很喜歡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