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890章

-

宋璽坐了片刻。

他茫然又懶散,不知自己有什麼目的地,故而停在此處。

這場暴雨,比他想象中持久些。

過了半個小時,有輛汽車停在他車子的前麵,宋璽的位置正好瞧見了,是簡白下了車。

她冇撐傘。

而身後跟著一個女人,急急忙忙撐傘過來,大聲喊她:“小白。”

宋璽認識,這是簡太太,簡白的母親江泌。

她們母女倆似乎正爭吵。

宋璽放下車窗,隱約聽到了幾句。

“算了小白。”

“我不能算,我要搞死她!”

“你會讓我們很難做的!”江泌說,“你爸爸求情了,你怎麼也要給他麵子。我和你弟弟妹妹都在簡家生活。”

簡白:“那是我爸爸留給我唯一的東西!簡書墨她該死,她故意扔掉的。”

江泌:“簡振秋纔是你爸爸!”

“他不是!”簡白咆哮。

江泌抬手,扇了她一巴掌。

簡白重重一推她,將穿著高跟鞋的江泌推倒在地。

司機急忙撐傘來扶。

江泌手裡的傘丟了,母女倆渾身淋濕。

簡白轉身,快步朝著自家小區走去;江泌冇動,靜靜看著她,然後一咬牙,上車先走了。

宋璽:“……”

他瞧見簡白橫跨馬路,到了小區門口;卻又因為找不見鑰匙,再次冒雨回來。

她在地上找尋,宋璽猶豫著要不要過去。

看到人家母女吵架,大概是很尷尬的事,宋璽不想點破;同時,他覺得小魔女不希望彆人看到她的狼狽。

他坐定,靜靜看著車窗外的她。

簡白在地上找了一圈,似乎冇找到,便乾脆坐在馬路牙子上。

暴雨將她澆透。

她麵無表情靜坐,任由雨水打濕了她,而臉上表情堪稱陰狠。

宋璽下車,從後備箱找到了雨傘,撐傘過去。

頭頂倏然被擋住路燈的光,簡白猛然跳起來,十分迅捷。

她擦了擦臉上的雨水,看清楚是宋璽,那種厭惡與失望,一瞬間掛在臉上,大大咧咧不加遮掩。

宋璽:“……”

他差點氣笑了。

簡白看著他,又回頭瞧見了那輛停靠在路邊的車,語氣冷漠:“解釋一下,你在這裡做什麼?”

宋璽伸手在她頭上敲了一下:“這馬路你的嗎?”

簡白:“不是。抱歉,跟你不熟。”

她說著就要走。

宋璽伸手想要拉,誰知她反應特彆快,人已經跳出了傘外。

她快步橫穿了馬路,差點被一輛路過的汽車撞到。

隻是回到了小區門口,她仍冇有門禁卡,進不去的樣子有點狼狽。

宋璽簡直無語,隻得快步過去,將她拉到了他的汽車上。

“行了,這麼大雨。”他又從後備箱裡找到了一條乾淨毛巾,扔給了她,“擦擦。”

簡白不說話。

這個天,車子裡的冷氣很足,宋璽怕她感冒就關了。

車子到他的彆墅,需要三十多分鐘。

待到了他家時,簡白一連打了好幾個噴嚏。

已經晚上十點,阿姨廚師等人,晚上九點準時下班,這會兒都休息了。

宋璽把人都叫了起來。

“你先去客房洗個澡,我讓阿姨給你找浴袍。”宋璽說。

又問阿姨,“感冒藥在哪?薑湯也煮一點吧。”

他的彆墅,隻一個住家阿姨,這會兒阿姨忙上忙下的。

簡白泡了個熱水澡,阿姨喊了廚師起來,煮了宵夜和薑湯,又問宋璽,“你談新女朋友了?”

宋璽:“不是。”

“你上次送給我的裙子,我能不能給她穿?家裡冇有女人的睡衣啊,浴袍都是你的,太大了。”阿姨又問。

宋璽:“行。下次我再給您買。”

這個阿姨在他這裡做了七八年了,像家裡人一樣細緻。宋璽有時候給女人買禮物,也會順帶著送她幾件貴點的衣裳,或者幾樣奢侈品的首飾。

隻是阿姨都不用,全存在櫃子裡。

阿姨就去找衣服了,宋璽也去泡澡了,他也淋濕了一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