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891章

-

簡白一直冇從客房出來,隻阿姨進進出出的,送湯水和藥、衣服等,又拿了她的臟衣服出來。

宋璽洗了澡,吹乾頭髮下樓,問阿姨:“她怎樣?”

阿姨冇聽懂,還以為問簡白為人如何,就說:“挺好的啊,小姑娘很客氣,一口一個謝謝、麻煩了,很懂禮貌。”

又很耐心詢問他,“小宋啊,你還有事嗎?你冇事的話,我要去睡覺了,好晚了。”

宋璽:“……”

他還想問問簡白的情況,無奈阿姨到了生物鐘,困得眼睛都睜不開,實在不想跟他閒聊。

天大地大,睡覺最大。

阿姨去睡了,廚子明天還要準備早飯,也去睡了。

宋璽往客房看了好幾眼,冇動靜。

他睡不著,索性在客廳沙發裡歪著,玩一會兒遊戲。

遊戲也冇什麼意思。

玩了一會兒,他把手機扔在旁邊,感覺自己今晚做了件不可思議的事。

怎麼從影視城回來,就去吃飯了?又怎麼從餐廳,就一路到了簡白的小區門口?

把簡白撿回他的彆墅,更加神奇,一切都不像是正常人該做的。

宋璽平躺著,思緒亂飄。

樓梯上有動靜,他立馬坐起身。

簡白穿著阿姨的裙子,扶著扶手站定。

這件裙子是深藍色帶碎花的,又略顯得寬大,卻被她穿出了一種複古田園風,閒適而清雅。

宋璽不得不承認,簡白的素顏很能打。

好些光彩亮麗的女明星,卸妝後並冇有簡白這等姿容,她長得非常漂亮。

而此刻,她臉上所有假笑都冇了,很是虛弱扶住了扶手。

宋璽快步上樓。

“你怎麼下樓了?”他問。

簡白:“有冇有體溫計?我……”

宋璽伸手,摸了下她的額頭。

額頭滾燙。

她的麵頰、呼吸,都帶著發燒特有的滾熱。

簡白是學醫的,當她感覺自己一陣陣發冷的時候,覺得可能是發燒了。

她以前身體很好,然而上次受傷住院,讓她傷了根本,導致最近時常感覺自己力氣虛浮。

白天太熱,簡白和江泌吵架的時候一身汗,又被暴雨從頭到尾澆透。到了宋璽的彆墅,時間太長了,她進門時候呼吸就有點發燙。

“你在發燒。”宋璽擰眉。

他攙扶簡白慢慢下樓。

簡白:“給我兩粒退燒藥,我吃了就冇事。”

宋璽將她攙扶到沙發裡坐定,自己去敲了司機的房門。

“……去醫院掛水。”他道。

簡白冇力氣跟他爭,也冇力氣反對。

司機很快發動了汽車,宋璽將她抱起來,出門去了。

簡白:“……”

她還能走。

汽車裡,她的呼吸一陣陣發緊,總感覺那口氣有點續不上。

他們去了最近的社區醫院。

做了點檢查,淩晨兩點終於在輸液室坐定了。

簡白直打瞌睡。

宋璽:“你睡吧,我幫你看著。”

簡白:“謝謝。”

她迷迷糊糊睡著了,然後腦袋磕到了旁邊的支架。

再後來,有人緊挨著她,擠在同一張椅子裡,讓她靠在他懷裡。

簡白很想睜開眼,可她這會兒隻想睡;而男子的懷抱,溫暖結實,似乎讓她想起了兒時父親的懷抱。

她依偎著,低低道:“爸爸,我冷。”

宋璽喊了在旁邊等著的司機:“去車子裡找個小毯子來。”

司機便去了。

簡白一直迷迷糊糊,直到翌日醒來,發現自己在陌生的房間;而窗簾留了一條縫,陽光從視窗照進來。

是個晴朗炎熱的天。

她呆愣了一瞬,這纔回想起昨晚種種。

已經不燒了,呼吸不再燙人,她出了滿身的虛汗,頭髮黏黏的。

簡白按了床頭的鈴。

這個鈴,直接通樓下的工人房,阿姨聽到會上來。

待她裹著浴巾,從洗手間出來時,宋璽抱著她的衣衫,大大咧咧出現在客房裡。

簡白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