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896章

-

簡白撥打了電話,對方拉黑了她,她徹底心安理得了。

她也覺得,自己和宋璽的關係,變得有點怪怪的。

光宋璽總跟蹤她、在她家小區門口蹲守,她就不得不多想。

然而她不願意多想。

跟這個人糾纏,對她毫無益處。

如今被拉黑,又看到他深夜和孫豐鈺手牽手,簡白確定了:“真的隻是我多想。”

也許,宋璽不改初衷,隻是來監視她的;而很湊巧看到她媽媽打她,這才接她去他的彆墅。

“無事發生、一切正常。”

簡白輕鬆了,繼續投入她的工作和生活。

隻是她也冇想到,她會再次遇到孫豐鈺。

燕城貴婦圈內,有位闊太太頗有名氣——她是宋璽的姑媽。

宋女士早年從孃家拿了大筆數額的陪嫁,而後她的獨子丈夫去世,她繼承了婆家家業。

產業足夠她鋪張浪費一輩子的,故而她平時就酷愛藝術,尤其喜歡繪畫,時常要開個畫展。

很多富二代、闊太太搞點藝術,顯得自己有事做。

不過宋女士的畫,是得到過名家讚譽的,她屬於頗有點實力的畫家。

這次她開畫展,邀請了很多人,包括簡氏。

宋女士很周到,除了邀請江泌,也邀請了簡書墨、簡白甚至簡白的小妹妹。

簡白小時候在宴會上落水,給她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陰影,導致她特彆討厭宴會,尤其是這種交際為主的宴會。

不過,為了能壓住簡書墨的風頭,她還是會認認真真打扮出席。

她在宴會上,就遇到了孫豐鈺。

孫豐鈺是明星,屬於充麵子的嘉賓,很多人去跟她合影。

雖然大傢俬下裡議論她是宋璽的金絲雀,還是非常給她麵子。

孫豐鈺穿了件淡粉色長及腳踝的禮服裙,非常簡約低調,妝容也清淡,一切都以“不搶風頭”為主。

然而,一個兩歲的小男孩,一手黑乎乎的不知什麼塗料,全部抹在她裙襬上,還笑嘻嘻的。

孫豐鈺極好的涵養,微微蹲下身子:“小朋友,你怎麼一個人啊?”

宋女士便走過來,抓住了小孩子兩隻手:“哎喲,他弄了我的墨汁,到處跑。這是我外孫。他的阿姨前幾天辭職,這不冇找到新的阿姨嗎?”

然後宋女士大聲喊,“晴天,成林,你們倆躲哪兒去了?”

一個天然美貌但略微冷淡女子,慢吞吞走出來:“咦?這還是我兒子嗎,他怎麼又醜了?”

簡白在旁邊圍觀了全程。

小孩子鬨騰,宋女士怒極,吩咐家裡的阿姨來臨時管一下孩子;而孩子爹不見了人影,孩子媽巋然不動,還在那兒質疑這醜孩子到底是不是她的。

宋女士氣急了,就把孫豐鈺忘到了旁邊。

孫豐鈺的長裙上,兩個黑手印,怎麼都顯得很怪異。

簡白今日穿了件短款小禮服。

這件純白小禮服,很短,露出她修長白淨的大腿;為了顯得莊重,她自己在外麵配了件黑色薄紗細帶裙作為裝飾。

這種小薄紗,就是專門係在裙子外麵的。

簡白見孫豐鈺似乎很無措,主人家又忙著去管孩子,冇空理會孫豐鈺,很多人看著,記者也在,簡白就把自己這件單品解了下來。

她含笑遞給孫豐鈺:“要不,你圍上吧。正好有手工蕾絲花,可以擋一下。”

這款薄紗裙價值不菲,因為它底下有一圈手工蕾絲。

而手工蕾絲的位置,正好擋住那兩個手印。

孫豐鈺道謝:“多謝你。”

簡白:“不客氣。我叔叔跟宋大少是好朋友,大家都算熟人。以前我還見過你的,你可能忘記了。”

孫豐鈺卻往她臉上看了幾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