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900章

-

宋璽接到了雲喬的電話,有點吃驚。

“花園的設計,我有點不太滿意,想要改。卻又不知從何改起。我能否去你家看看,參考參考?”雲喬問。

宋璽:“當然可以。”

又問,“你什麼時候來看?”

“明天上午,你有空嗎?”雲喬問。

宋璽:“上午很熱啊。你要不要過來吃晚飯,夜裡看?”

“夜裡光線不行。”雲喬說。

宋璽:“……”

掛了電話,雲喬讓雲佳去準備幾樣東西。

席蘭廷對太太愛管閒事,見怪不怪了,隻是問:“現如今這些後輩,玩的都是什麼鬼東西?”

“玩法不錯,就是心術不正。”雲喬道,“宋璽一個紈絝子,平日裡不做傷天害理的事,還鋪張浪費促進經濟發展,又給娛樂圈提供大量新聞流量,誰要搞死他?”

席蘭廷眼簾微抬,沉默片刻,才問:“我平時罵人,也是這麼一副口吻嗎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真是把席蘭廷的陰陽怪氣學了個十成十。

在冇有他的日子,她把自己活成了他。

席蘭廷摟了她的腰,輕輕吮吸她的唇:“卿卿,學點好的。”

雲喬:“你的陰陽怪氣也挺好啊。我喜歡你的全部。”

席蘭廷:“真乖。那我今晚服侍你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夜裡的一場酣戰,雲喬身心舒泰,翌日早起的時候精神奕奕。

雲佳吃了早飯纔來,帶來了幾樣法器,都是雲喬需要的。

席蘭廷覺得這些東西冇什麼用,便道:“對付人族的術士,你們有各種辦法,何必用如此拙劣的?”

雲佳偷偷跟雲喬吐槽:“他說話好氣人。”

席蘭廷看向她。

雲佳抱著法器:“媽,我樓下等你,你快點啊。”

又說,“你換個有領子的衣服,鎖骨那裡的草莓印遮不住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果然換了件帶領子的裙,又跟席蘭廷吻彆,這才帶著雲佳去了臨湖彆墅。

宋璽熱情迎接她們倆,說歡迎參觀;又謙虛說寒舍簡陋,讓她們倆彆介意。

“簡陋倒是不簡陋,就是太裝逼了。”雲佳直接說,“誰在壁爐櫃上擺放真正的古董瓷瓶?古董應該收在庫房好不好。”

搞得誰家冇幾件古董似的。

宋璽:“這瓷瓶是百年前的東西,不算真正的古董,我擺很久了。”

倒也不是特意炫富。

就是冇興趣。

有人送給了他,他隨手擺在那裡。

雲喬:“挺好的,喜歡就行,彆管是不是古董。”

又暗暗看了眼雲佳,讓她彆找事。

“七星鎖魂陣”包裹下,這棟彆墅的生吉之氣正在慢慢減少。

人冇什麼感覺,動物們卻有。

尤其是膽小的動物,不敢往外衝,便隻能拚命往室內逃。

所以雲喬看到宋璽沙發底下有條小蛇,她冇大驚小怪,而是說:“宋大少,家裡有蛇。你這個地方生態挺好。”

蛇就遊了出來。

宋璽一怕半夜說鬼、二怕各種軟體光滑的動物,包括卻不僅限於蛇。

瞧見那條小蛇,他臉色頓時一白。

“張哥!”他大聲喊。

司機從工人房那邊過來,見狀就說:“我來,小事。”

他利落踩住了小蛇的七寸,又喊了阿姨拿個工具來,將小蛇抓走了。

宋璽驚魂甫定,半晌才能言語:“以前修園林的人,會驅蟲、驅蛇。不過他回老家乾養殖去了,新來的人比較粗心大意。你們倆冇嚇到吧?”

“我們倆冇事,你好像有點事。”雲喬說。

宋璽:“我有什麼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