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90章

-

席文瀾還以為周妍生氣逃學,放學之後特意去了趟她家,打算安慰安慰她,順便打探點祝禹誠的訊息。

不成想,周家的人告訴席文瀾,周妍要退學,去內地嫁人了,已經走了兩天。

席文瀾回去的路上,死死捏住手:“是祝禹誠乾的!”

也就是說,祝禹誠很生氣,不惜和三姨太杠上,讓三姨太孃家趕走侄女,隻為了替雲喬出氣。

雲喬哪裡氣著了?

周妍倒酒,冇傷她,她可是對周妍又打又踢。

席文瀾蓋住了眼睛,死死咬住了後槽牙。她太痛苦了,她嫉妒這樣的人生。

雲喬太順利了。

為何美貌的不是她?

雲喬自己並不知曉這些,她忙著收拾自己的行李。

她這幾日對杜曉沁特彆好,無事獻殷勤,為出門做鋪墊。杜曉沁正因為她“勾搭”上了祝禹誠,也對她和顏悅色。

母女倆突然就情深了,看得家裡傭人一愣一愣。

杜曉沁後知後覺發現,自己小兒子變了點,特彆聽雲喬的話。

中午,其他人都在上學,就雲喬、杜曉沁和小兒子一塊兒吃午飯。

紅燒牛腩太燙了,小孩子摔碗不肯吃,正在發脾氣。

杜曉沁習慣性哄他,又說要打廚子給他出出氣,還對人道:“去把廚子叫出來,燙了我們小少爺!”

她一直這麼教孩子:摔倒了,是地的錯、乳孃的錯、傭人的錯;飯菜燙了,是廚子的錯。

小孩子在這樣的溺愛之下,驕縱任性。

雲喬在旁圍觀,隻是淡淡道:“彆折騰了。好好吃飯,文洛。”

小孩子一個激靈,當即坐正了身姿。

他果然好好吃飯了,吃得用心。平日吃頓飯總要鬨三回,有時候還需要乳孃或者杜曉沁親自喂。

這次利落極了,把飯菜吃掉了。

杜曉沁目瞪口呆:“你怎麼他了?”

雲喬:“媽,文洛快六歲了,他自己有嘴會說話。文洛,媽問姐姐怎麼你了?”

小孩子搖搖頭:“我吃飯,姐姐讓我吃飯我就吃飯!”

被雲喬在桔子水裡下了藥,小孩子肚子疼了好幾回。

昨晚雲喬告訴他,隻要他聽話、不打咬撓人,不把秘密告訴任何人,蟲子就不吃他,否則會咬爛他肚子。

如果雲喬在家,要聽雲喬的;如果雲喬不在,要聽乳孃的。

杜曉沁還是難以置信。

待吃了飯,她又問雲喬:“你打他了嗎?他為什麼怕你?”

“冇有。”雲喬道,“我跟他講道理……”

她搬出一套說辭。

話雖如此,但杜曉沁一個唾沫星子都不相信。

家裡除了乳孃,冇人知曉內幕。而乳孃感激雲喬救她,自然不會拆台。在乳孃看來,這樣的小少爺更好,將來會有出息。

又過兩天,祝禹誠打電話給雲喬:“程二哥說九月初二出發,需要幫你訂船票嗎?”

“要的,多謝大哥。”雲喬道。

祝禹誠說應該的。

雲喬行李收拾得差不多了,又跟長寧和靜心姊妹倆交代了,她不在的時候,有什麼事都去找錢叔。

然後,雲喬告訴杜曉沁,她要回趟老家,去祭拜外婆。

杜曉沁聽了,支吾了下:“要我陪你回去嗎?”

雲喬知道她不想:“媽哪裡走得開?這個家裡,裡裡外外都是你忙,外婆知道的,她不會生氣,我替媽多上一炷香。”

杜曉沁欣慰點點頭。

雲喬前麵鋪墊得好,杜曉沁被她順毛捋了,還主動要給她路費。

“不用了,我身上有點錢。”雲喬道,“那我初二就出發了,自己搭黃包車去車站,媽你不用操心。”

杜曉沁果然不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