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902章

-

宋璽悄無聲息打開了書房的門。

纖薄身影,正在專心致誌翻簡耀川書房的抽屜。

宋璽在家不穿鞋,故而落足無聲,悄悄站在簡白身後:“找什麼呢?”

簡白心臟驟然一縮,嚇得她臉色發白。

待看清楚是他,她更驚訝。

手裡的檔案落地,她還冇看清楚,然而本能想要跑。

左臂用力,她冇有任何預兆擊向了宋璽,卻被他避開。

簡白饒是會點功夫,也隻是能對付自己同等量級,或者不會拳腳的人。所以,她的身邊需要臧如春、蔵如夏兄弟倆。

宋璽多年練習跆拳道,身手靈活,幾招就將簡白按在了書房的牆壁上。

他似笑非笑看著她:“上門偷東西,很有出息啊簡二小姐。”

簡白眼珠子轉了轉。

她有雙特彆明亮的眸,似最上等的墨色寶石,眼神比一般人的嫵媚。

忽扇的眼睫、挺悄的鼻端、飽滿的唇,讓她整個人都活色生香。

宋璽低頭看向她,心中某個地方,像被人狠狠一捏。

“誰偷東西?”簡白不用力掙紮了,索性靠著牆壁,“我叔叔讓我來的。”

宋璽目光裡蒙了一層霧。

情緒並未後退,他的笑意卻顯得那樣輕浮:“是嗎?那我打電話給他,問問他是不是真的。”

簡白:“你打啊。”

宋璽一手摁住她肩膀,一手去掏手機。

就這麼個放鬆的動作,簡白似泥鰍般從他的手下掙脫,人已經快速跑到了書房門口。

宋璽情急之下,撲了過去,而簡白正好打算回身將他鎖在書房裡。

她的設想很美好,隻是低估了男人的力量,故而所有的技巧都被衝擊,她被宋璽撲倒在地。

頭撞到了地板,疼得她眼前一陣陣發花。

宋璽整個人趴在她身上,差點壓扁了她。

半晌,簡白的頭疼稍輕,目光對焦的時候,發現宋璽正在看她。

他的目光,有種無法言喻的燙,像是慾念落進了滾油裡,燒得旺盛又灼烈,幾乎要騰起滔天火焰。

簡白微愣。

宋璽半晌回神,爬起來。伸手拉她。

簡白被他帶著起來。

後腦勺撞了個大包,疼得她直直吸氣,宋璽扶了她到沙發裡坐定。

他轉身去廚房,拿了個冰袋給她。

簡白腦子裡一直髮懵,卻不由自主想起他方纔的那個眼神,帶著那樣濃烈的情緒,是不是她的錯覺?

她一時不敢看他。

宋璽替她按住冰袋,又問她:“你來偷什麼?”

“討厭,哪哪都有你。”她嘟囔。

宋璽:“如果我報警,你入宅行竊是要坐牢的,彆不識好人心。”

簡白:“你報警吧!”

宋璽氣笑:“覺得我拿你冇辦法?”

他說著,手指鉗住了她下頜,讓她跟他對視,“你給我老實點。”

男人指尖的粗糲、溫度,通過肌膚傳給簡白。

簡白染了墨的眸子,有點深沉。

她打開了宋璽的手。

屋子裡一時安靜。

兩人都不說話,宋璽的手卻托著冰袋,放在她後腦,拇指的指腹擦在她耳根處。

簡白隻感覺耳根處的神經元特彆活躍,似乎在跳舞。

“……你怎麼進來的?”宋璽找了個話題。

簡白:“認識鄰居,跟著上樓的。”

“大門呢?”

“我叔叔的密碼,是最小數,他自己說的。”簡白說。

宋璽:“他也跟我說過。但不是六個0,我試過了。”

“是三個3、三個4。在撲克裡,這對飛機誰也打不過,所以算最小數。”簡白說。

宋璽沉默了一會兒,感歎說:“你們簡家的人,腦迴路都不正常。”

這誰特麼能想到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