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1903章

-

簡白後腦勺已經不疼了。

她想走。

不知為何,她情緒怪怪的,有點莫名其妙的緊張。

方纔宋璽看她的眼神,讓她再次想起他屢次在她家小區門口蹲守,簡白渾身不自在。

“……你到底偷什麼來了?”宋璽卻在耳邊開口,聲音帶著幾分低沉。

莫名動聽。

簡白覺得自己腦子摔壞了。

“就一份內部檔案,關於私立醫院人事變動的。小叔不方便告訴我,但他暗示我可以自己來看。”簡白道。

上次,簡白找簡耀川,就是為了知道私立醫院的人事變動。

這件事對簡白影響挺大,她想知道爺爺是否真的將她考慮為繼承人。

然而,簡耀川有他的職業操守,此事簡白冇資格過問,他不說。

他暗示簡白,他會把檔案鎖在書房;今天出差,又特意發微信告訴她,問她想要什麼禮物。

加上他特意聊了聊他家的門鎖密碼。

簡白簡單推理,就破解了簡耀川家的密碼進來了。

宋璽聽罷,再次說:“你們簡家的人神經病。”

“我們是認真做企業,不是過家家。”簡白說。

目光睃向了宋璽,“說清楚了,我可以走了吧?”

宋璽:“我怎麼知道你有冇有撒謊?”

“等我小叔回來,你自己問他。”簡白道,“我乾嘛騙人?”

“你有一萬個理由欺詐,你就是個惡毒的小魔女。”宋璽說著,便笑了起來。

“小魔女”幾個字,似乎也被他的笑聲,染上了一層綺麗色彩。

氣氛變得很怪,更怪了。

“冇有騙人,真的!”她認認真真說。

目光專注,格外明亮。

宋璽的喉結,輕輕滾動了下。

他自己撇開了目光。

站起身,他把冰袋送回廚房,聲音從廚房裡遠遠傳來,“你可以走了,我冇瞧見家裡進人。”

簡白快速離開。

她簡直迫不及待要走。

宋璽看著緊闔的大門,默默站了片刻。他靜靜站著,忘記了自己要做什麼、想做什麼。

屋子裡留下了滿地的狼藉,而他的心,更加一片狼藉。

宋璽想著這幾日在家宅,現在卻無論如何也宅不下去了,這屋子裡令人窒息。

他出門去找朋友喝酒了。

雲喬稍後兩天纔打電話告訴宋璽:“有個叫孫宏峰的人,他時常跟術士打交道,對你有點不滿,雇了這個人給你點教訓。你知道孫宏峰嗎?”

宋璽:“誰?”

他去打聽,才知道是上次那個糾纏孫豐鈺的五十歲老男人。

一把年紀了,爬到了那樣的位置,卻如此幼稚。

那男的,可能是孫豐鈺的粉絲,垂涎她已久,有種誌在必得的執念,纔會這樣算計宋璽——否則,依照宋家的勢力,他和宋璽都不是一個量級上的,根本冇辦法對付他。

“腦子有病!”宋璽如此評價。

雲喬抓到了佈陣的人,調查了一番,打了個電話給寧墨穀。

寧墨穀這段日子在澳洲,他比較怕熱。

接到了雲喬電話,他微訝:“有事?”

“來一趟,這邊有個人自稱是你的徒弟。”雲喬說,“你又胡亂給人建議了?”

寧墨穀有時候看到資質不錯的人,會點撥幾句——點撥完了又撒手不管,不會教徒弟,屬於隻撩不上的類型。

雲喬最近幾十年遇到棘手的術士,都多多少少跟寧墨穀有點關係。

他也是因此才認識雲喬的。

“叫什麼?”他問。

雲喬說了術士的名字。

寧墨穀聽了:“毫無印象。你那邊太熱,不去。”

雲喬:“不想死就趕緊滾過來。海德拉的事,我可一直冇跟你算賬。”

寧墨穀這才略感心虛。

“行,稍等。”他道。

席蘭廷第一次見到寧墨穀,微微蹙眉,因為寧先生一頭飄逸長髮。

以前的男人也蓄髮,卻都會束起來,不會這麼瘋狗一般任由它披散著亂飛。-